「雅間?」

「重傷吾兒,竟敢留在酒樓不走,如此有恃無恐,本官倒想看看他們究竟何人!」 王貴冰冷的聲音響起,揮手示意背後士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