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它們又準備開始進攻了。」

人群之中,不斷發出一道道驚呼之聲,不管是站在城牆之上的,還是懸浮在空中的修士,面色皆是一變。

「備戰!」

一聲暴喝,雖然那些修士的臉上,皆有一絲疲倦浮現,但誰都沒有抱怨,而是站直了身體,回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

「昂……!」

一聲龍吟響起,最先開始行動的,卻是那碧綠色的蛟龍,而後則是白色巨蟒,以及那手拿長槍的魚人。

三隻魔獸,分成三個方向,朝著穀雨城飛來,而原本退去魔獸大軍,也跟在這三大神獸的後面,朝著穀雨城衝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之前並未動手了百餘只半神級的魔獸。

「不好!以這防護大陣的威力,根本無法抵擋那三隻神獸,以及那百餘只半神級的魔獸。」一聲驚呼聲頓時響起。

眾人修鍊至半神之境,閱歷自然都非同尋常,每一個人心中都明白。

「我們該怎麼辦?大家快想想辦法?」一位中年女修神色慌張的喊道。

「要不然,我們撤退吧!那可是三隻神獸啊!根本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就算千邪跟金戈擁有神器,分別能夠阻擋一隻,那剩下的一隻怎麼辦?還有那百餘只半神級魔獸該如何應對?」離姓男子聲音顫抖的說道。

「撤退?往哪撤?難道每次碰到那三隻神獸,我們就逃跑嗎?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那我們遲早會被趕出這東盛神州。」林震皺眉問道。

「我們往中州轉移吧?這已經不是單靠我們東盛神州,能夠獨自解決了,必須要聯合其他區域的勢力,才有可能抵擋。」離姓男子開口提議道。

「哼!天真!你們不會以為,我們可以從三大神獸,百餘只半神級魔獸,以及數不清的魔獸大軍的合圍下,安然離去吧?」加魯魯冷哼一聲,冷聲說道。

「這確實是個問題!但總比留下來要強,突圍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是留下來,卻是必死無疑,我看大家還是分散突圍吧!畢竟只有三隻神獸,不可能攔下我們所有人。」金戈開口提議道。

「大家別忘了,還有那百餘只半神級的魔獸呢!攔下我們,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林震皺眉說道。

「管不了那麼多了,能逃一個是一個,總比等死要好,趁著它們還沒有形成包圍,我就不等你們了,先走一步,告辭。」離姓男子抱拳說道。

說完之後,不等他人阻止,他便認準了一個方向,身形不斷的拔高,脫離了防護大陣的範圍,而後繼續拔高,隱入了雲霧之中。

在那離姓男子離開之後,頓時有四五天,再也無法按耐住自己那蠢蠢欲動的心,學著那離姓男子,躲入高空的雲霧之中,需要藉此逃過那些水魔獸的探查。

「老祖!不要拋下我們啊!」

「教皇大人!求求您帶我一起走。」

「老祖!老祖……!我是小齊啊!是您最疼愛的子孫,你不能就這樣拋棄我。」

「……」

一瞬間,不止是那半神級的隊伍,分崩離析,而穀雨城內的無數聯軍修士,見到半神老祖們,紛紛各自逃命,直接把他們給拋棄了,於是乎,便紛紛大聲呼喚,或是求救,想讓那些半神級,帶他們一起走。

「哼!跑的真快!」千邪冷哼一聲,眼中浮現一抹不屑,而對身旁的四人說道:「我們也走吧!」

「加兄!我們該怎麼辦?林衛他什麼時候能過來?」看到剩下的幾人,林震微微嘆息了一聲,對一旁沉默不語的加魯魯問道。

聽到林震的話,穆秧,張曦鳳,以及兩個閑散的半神級,全部都把目光,看向面無表情的加魯魯。

「不知道!傳訊珠依舊無法傳遞出信息,想來距離還很遠。」加魯魯搖搖頭說道,臉上浮現一抹苦笑。

「如此的話,那我們要不要先避一避?」林震有些猶豫的問道。

「我們走了,那他們怎麼辦?」張曦鳳伸手一指下方的穀雨城,皺眉看著林震,臉上露出一抹不忍之色。

「是啊!這穀雨城之中,還有我們天心谷,以及天魔神宮,大量的修士,我們如果走了,那他們就沒有依靠了。」穆秧點點頭,一臉為難的說道。

「諸位!時間可耽誤不得,既然諸位還無法決定,那我就只能先走一步了。」話音剛落,那兩個散修之中的一人,便直接離去,而另外一人,臉上也露出猶豫之色。

「放心!少主他馬上就要到了,老主人也在,還有那神器天心塔,對付這三隻神獸,想必沒有問題。」加魯魯突然昂頭挺胸,笑著說道。

「嗯?你剛剛不是說……?」聽到加魯魯的話,林震眉頭一皺,而後神色疑惑的問道。

「呵呵!當然是騙他們的,只有讓他們四散奔逃,才能完全吸引那些水魔獸的注意力,才能給我們繼續爭取時間,否則,還沒等少主到來我們就要玩完了。」加魯魯眨了眨眼睛,笑著說道。

「佩服!」最後留下來的半神級散修,對加魯魯豎起大拇指。

「不知這位兄台,你叫什麼名字?」加魯魯對那散修抱拳問道。

「我的名字很簡單,范坤。」散修男子急忙抱拳說道。

「原來是范兄!本座有些好奇,就連光明神宮跟黑暗神宮的人,都逃走了,你為何還獨自一人留在這裡?」林震點點頭,開口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內個……,我想跟你們一起逃出去。」范坤遲疑了一下,而後才開口回答道。

「哦!原來是這樣,如此的話,那你現在就可以走了,我們幾個,暫時還不會離開。」加魯魯點點頭,語氣十分平淡的說道。

「不!我現在也不打算走了。」范坤搖搖頭道。

「額?這又是為什麼?」穆秧眨了眨眼睛,頓時一臉好奇的問道。

「聽說天魔神宮有神器,又有神級強者坐鎮,我希望,能夠加入天魔神宮,就是不知道,加兄是否願意收我?」范坤對加魯魯抱拳說道。

「當然可以,范兄乃是半神之境,我天魔神宮求才若渴,你能夠加入,本座自然是求之不得,尤其是在這危難之際,我們天魔神宮多一位半神級的高手,生存下去的希望,便越大。」聽到范坤要加入天魔神宮,加魯魯連連點頭,一臉興奮的說道。

而林震三人,見到這一幕,心中有些羨慕,但人的名,樹的影,天魔神宮有神器跟神級高手,可以吸引對方,而他們天心谷,卻是沒有什麼能夠拿得出手,能夠吸引半神級的人物。

「啊……!」

一聲慘叫突然響起,頓時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只見那半空之中,墜下一具屍體,正是那離姓男子,然而此刻,對方卻是已經身死,靈魂氣息消散。

緊接著,在雲層之中,突然伸出一顆巨大的頭顱,張嘴一吸,那離姓男子的屍體,瞬間止住下墜的趨勢,而後被一張大嘴,吞入口中。

吞下離姓男子的屍體之後,一道冰冷的目光,掃過了防護罩之中的林震等人,以及穀雨城內,那上千萬的修士聯軍。

一時間,別說是那上千萬半神級以下的修士,就連林震他們幾個半神級,也有那一剎那,連呼吸都停止了。

片刻之後,壓力消失,巨大頭顱再次進入雲層之中,開始追殺躲藏在雲層之中的修士。

畫面頓時變的十分的詭異,不管是三隻神獸,還是其它的魔獸,都在追殺之前逃走的那些半神級高手,反倒是對林震他們,以及穀雨城內,那上千萬的修士,視而不見,沒有受到絲毫的攻擊。

很顯然你,在那三隻神獸的眼中,整個穀雨城內的修士,已經是它們的囊中之物,想什麼時候動手都可以,如此的話,自然是要先把那些逃跑的,給解決掉,更何況,逃跑的那些人,有許多半神級的高手,顯然它們更喜歡那些修為高的。

「救我!救救我!」沒過一會,一道流光從高空沖了下來,不停的大聲呼救,卻是一個拳頭大小的戰魂,不斷的躲避來自多個方向,尤其是身後的攻擊,試圖向沒有受到攻擊的穀雨城靠近。

一片血雨從高空中灑落,半截屍體從高空墜落,而後被一道突然出現的身影,舉著長槍挑了起來,送入了長滿利齒的魚嘴之中。

「嘎嘰……!」

一陣咀嚼聲響起,聽的無數人類修士,毛骨悚然,尤其是一條猩紅的舌頭,從魚嘴之中伸出,舔了一下嘴角,更是讓不少人雙腿發軟。

「轟轟轟……!」

一連串轟鳴聲響起,風雲色變,雲層之中,正發生著兩場驚天大戰,分別是那白色巨蟒,被黑暗神宮的五人合圍。

而另一邊,光明神宮的五人,則是把那蛟龍圍在了中間,手段盡出。

三隻神獸去其二,但剩下的一隻,也不是其他半神級能夠對付的,更何況,還有大量的半神級魔獸幫忙。。 想要打開一扇大門並不是難事,即使手上沒有對應鎖的鑰匙,可只要憑藉天賦魔法的指令,花一些時間感受內部鎖芯還是比較簡單的。

畢竟只要把那幾個看起來像是需要解動的東西用指令撥一下就行了。

深夜裡,皇都禁地大門悄悄打開一條縫隙,相較於那宏偉大門,僅僅是錯開條夠單個人側身同行的縫隙是那麼地不起眼。

而魔術王就這樣側著身進入,踏入這永生之皇安息之所。

隨後大門關閉,就外界看來是回歸平靜。

「這裡面就是永生之皇的······呼?!」

眼前並不是想象中一片漆黑,在道路兩端竟然還有微弱火光。

這似乎是【永續天火】?

記憶深處浮現出這屬於大魔法師曾經交給永生之皇的魔法名字。

而這是神殿內,是在永生之皇和大魔法師雙雙隕落後才建造起來的神殿。

那些被賦予【永續天火】的魔法燈座被設立在很高的牆壁上,一般人絕對夠不到。

似乎是故意為之。

難道是某個前世和自己一樣也來到過這永生之皇逝去之所,為那有著連現在魔術王都不知道存在什麼恩怨的弟子,點上一盞盞不至於讓安息之地也陷入黑暗的魔法燈?

很有可能就是這樣。

畢竟現在也還沒有覺醒前世記憶,只是根據前因後果外加推測才想出這個解釋。

要不然在兩位魔法大能雙雙隕落後,這座凡人所鑄的神殿怎可能會擁有魔法?

只是當時的皇帝和教皇若是也發現這個情況,到底是對大魔法師轉世的行為表達寬慰還是氣急敗壞呢?

於東水沿著這魔法燈光一路向內部深入,這座神殿佔地面積似乎有數千平米,其中各種陷阱房和迷宮般的道路穿插其中。

只有知曉這座神殿內部結構的地圖者才能順利通過。

而這份地圖,魔術師早在皇帝那邊順帶獲得。

畢竟考慮到永生之皇紀念神殿是十分特殊的地方,如果不施加一點保護措施反而不正常。

但局限於只是一問一答形式,魔術王總覺得有些問題好像不對勁。

但出於對自己天賦魔法的自信,還是保留疑惑地暫時先來到這兒。

反正得到情報中【光明皇帝】還處於這其中,又得知這座神殿中所有機關和玄機,即使再有什麼變化也超不出既定目的吧?

大魔法師轉世就這樣繞過所有阻礙入侵者前進的防禦措施,一路來到皇帝口述中永生之皇遺體安放點前。

據那位皇帝所述,「【光明皇帝】乃是我國鎮國之寶,所以一直都安放在先皇安息處。」

而頭頂上這燙金大匾,氣勢磅礴寫著【吾皇安息之所】幾個字直接昭示那緊閉之門后安放著什麼。

這扇門沒有被施加上任何鎖、橫木等保護措施。

因為這裡已經是機關算盡的神殿深處,來到這兒都是經過篩選過、被先皇承認之人。

至少貝格烈皇帝是這麼解釋。

其實無論貝格烈人是不是信奉聖皇教會,但或多或少都會帶上一點聖皇教會崇敬永生之皇的感情。

「那就,這可能是我們在這一世第一次見面吧?」

魔術王還是沒有用手去觸碰那大門,而是使用他們二者都相通的魔法來向那位先皇打招呼。

「初次見面,余是······」

······

自言自語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在魔術王眼前出現的,並不是想象中那種水晶棺之類充滿神秘色彩的景象。

一座相較於其他都更為絢麗、繁華的祭壇,以及祭壇上橫著供奉著的一把黃金劍赫然闖入視線。

這就是永生之皇安息之地!?

於東水有一種以前被導遊詐騙了的既視感。

他有些狐疑地繞著祭壇轉了一圈,卻發現這真的只是個簡簡單單的祭壇,沒有任何機關,也沒有任何暗門觸發。

所以說,永生之皇在哪兒?

姑且還算是這個時代之人的大魔法師轉世於東水,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屬於皇家和教會的絕對機密?

先不說就連皇帝都不知道原來先皇遺體早就被送到那一切起源之地。

就是魔術王也根本沒聽說過永生之皇遺體在總教庭克里蒂安里,還有一處和里皇都這座神殿差不多的設施,號稱為安息地。

但這些似乎都是不太重要的細節,說實話,即使是魔術王,現在也沒做好和永生之皇見面的準備。

繞了一圈后,於東水回到原位,有些愣愣出神地看著這供奉著永生之皇,安放著把黃金劍的祭壇。

雖還不至於像在【寒鰲關】時產生一些回憶,可還是令作為大魔法師轉世的於東水心中感慨萬千。

這兒就是祭奠你的靈所了啊。

不知為何,於東水有一種預感,在將來不久,自己還是會和這位永生之皇見上一面。

雖然不知道那時候自己還是不是自己,永生之皇還是不是那傳說中在師父面前永遠保持弟子之禮的夏辰。

可終究會再見一面的,不會在太遙遠的未來。

收起這些莫名其妙興起的思緒,魔術王找到此行目標所在——那把祭壇上的黃金劍。

在這安息之地里使用魔力感知——即使永生之皇遺體並不在此地——感覺還是對那位先皇的褻瀆。

但為了確認到底是不是想象中那樣,於東水還是對這把隱隱釋放著龍威的黃金劍進行感知。

很龐大的魔力源。

稍微感知片刻,於東水得出這粗略結論。

單單是其中蘊含的魔力,大概就能趕得上自己現如今魔力承受量的一半有餘。

別小看這大魔法師轉世魔力承受量的一半。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