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解決這一波,我再找你。」賽娜不喜歡自己被當成表演的對象,一言一行都被別人看在眼裡。

狼人站在樹上看著賽娜,它們的任務是解決祭祀的問題。所以所有的祭品都不會放過,敢反抗的全部都處理掉。

「嗷嗚!」一聲狼嚎,五隻狼人從不同的角度沖了過來。

賽娜故技重施,再一次利用喪屍作為屏障,讓狼人和喪屍之間互相攻擊。這樣既能消耗狼人,還能處理掉喪屍,一舉兩得。

克里斯似乎看出來了賽娜的小心思,除了狼人他還給賽娜帶了一點別的客人。新一輪的喪屍從墓地里醒來,應該很快就會聞著味道朝活人的方向而去。

新的一輪戰鬥之後,托狼人的福喪屍全部都被消滅了。狼人的數量也從五隻變成了三隻,而它們的目標,賽娜早已經不見了。

「你不說我都忘記了,還有馬丁這一件事情。」

剛才賽娜在和狼人喪屍周旋的時候,系統突然提醒她。馬丁還在幫著她分擔另一半的喪屍,所以這個任務是會扣除好人點數的。

賽娜的任務是幫助主角完成任務,如果有人幫助她完成任務。系統會扣除相應的點數,如果失敗了,賽娜的點數會直接被清空。

習慣了在上一個世界互相協助的賽娜,一下子忘記了這件重要的事情。這裡系統的數據不會受到任何的干擾,自然能實時的監控自己的行為數據。

關鍵是系統推測的五個主角之一,馬丁很有可能就是他。雖然他也喝了加油站的飲料,但是因為煙癮的問題,居然完美的被抵消了。

此時的他可是正常狀態,勉強也能算是主角的光環。普通炮灰幫助自己就要扣一兩分的,這個主角之一幫助自己,那豈不是十幾分沒有了。

「祖宗啊,你可一定要沒事,不然我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賽娜快速的朝著馬丁消失的方向而去。

馬丁並沒有跑多遠,他一直在樹上躲避著喪屍的攻擊。他們的武器看著嚇人,但是對於砍樹的功能似乎等於零,賽娜趕過來的時候喪屍們還圍著樹不停的啃。

「咻~」賽娜朝著它們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把樹下所有的喪屍都吸引了過來。

喪屍也算是比較聰明,樹上的它們弄不下來,就直接追擊眼前的活物。不負眾望的是,追著賽娜的狼人也追蹤著她的氣味,追趕了上來。

在賽娜的促成下,狼人和喪屍們又打了起來。她趁機讓樹上的馬丁下來,兩人一起離開了混戰的森林。

「你沒事吧!」賽娜迫切的檢查馬丁的身體,生怕他留下什麼傷口,自己就要扣分了。

「我沒事,就是爬樹的時候劃破了手掌。你沒事吧!」馬丁感受到了賽娜真誠的關心,有一點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賽娜沒有察覺到馬丁的小心思,只關心自己的分數。

『鑒於玩家尋求了幫助,相對應的扣除五分,以示懲戒。』

「喂喂喂,是不是扣的太多了。怎麼說我也是初犯,不用那麼苛刻吧!」五分,賽娜兩個世界拼死拼活的努力,才四十幾分。這一下的失誤,直接八分之一沒有了。

『就因為你是初犯,所以我才扣了五分。不然你就是二十分,二分之一的分數都沒有了!』

「啊!我的天啊!」賽娜仰天長嘆,可惜了自己的分數。早知道這樣,自己就應該直接無視這貨。

「怎麼了?你是不是哪裡受傷了?」馬丁看著賽娜痛苦的表情,還以為她為了救自己受傷了。

「我沒事。對了,你有武器嗎?」賽娜想儘快的解決這一場戰鬥,現在她最缺的就是武器和人手。

「我包里有一把左輪。」馬丁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畢竟這一次的活動是不允許帶這些危險物品的。

「走,回去拿。沒有武器怎麼戰鬥!」一聽有好東西,賽娜的眼睛都亮了。

『一張左輪圖紙5點,子彈圖紙1點。想要兌換無限子彈,需要得到三位主角的認可。』

『系統任務:獲得三位主角好感度(超過50%)即可獲得無限子彈模式。』

『系統任務:找出並消滅反叛者,可獲得超強力武器一把。』

系統連著發布了兩個任務,看的賽娜整個人都愣住了。別說三個主角了,她到現在連一個都沒有找到。雖然無限子彈模式很誘人,可是她只有四天時間哪裡來的機會。

「如果我要兌換子彈的話,材料是不是要自己找?」

『你能在這裡找到火藥和銅就算你厲害!』

「K,我忘記了,子彈需要金屬材料。那我的子彈怎麼辦?六發之後不就不能用了?!」

『三個狼人換六顆子彈,六隻喪屍換六顆子彈。』

「你不早說,那我現在就動手啦!」一聽喪屍和狼人能換子彈,賽娜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這些可都是好東西。

。 送走路間四人,江瀾就開始找八太子。

客棧老闆已經從中原回來。

所以八太子繼承客棧的想法又一次泡湯,近日開始重操舊業。

烤野味賣。

買的人幾乎是崑崙弟子。

雖然大家都會打野味。

可八太子乃此間行家,打得快,烤得香。

重點是他是一條龍。

崑崙弟子,有為味道來的,有為身份來的。

讓龍給你烤野味,正常時候千金難求。

現在只要一隻野味的價格,龍族八太子能把你的野味烤的又香又好吃。

這…

讓很多人都想嘗試一下。

江瀾感覺八太子,確實挺有頭腦的。

再者,他放得下身份。

其他龍就不行。

不過路間師兄四人外出讓他有些意外,按北方師兄剛剛說的。

是要在附近清一下隱患。

確保婚禮順利進行。

「看來是要讓那些人退離這裡。」

江瀾心裡想著。

附近有各個地方的人,他是知道的,大地麒麟族焰惜雲就經常遇見那些人。

說起來,大地麒麟族就是外來人。

不知道會不會被送走。

江瀾並不在意,這些隱患,不需要他出手。

也沒有出手的必要。

除了天人族,應該少有人會直接針對他。

妖族還是以拉攏他為主,除非知道他就是毀妖族計劃的人。

「大哥哥是賣好酒?」靠近櫃檯,少年開口詢問。

「找八太子。」江瀾開口道。

這時客棧沒有客人,冷清非常。

櫃檯一共倆個人,少年跟天羽鳳族。

他們之間依然有著難以逾越的距離。

「他等下會來要工具,大哥哥等一會就好了。」少年說道。

江瀾點點頭,坐到了角落。

他還是要了瓶普通的酒。

如此便不會太打擾人。

剛剛坐下沒多久,少年就送來了花生。

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些許時間,他還是小聲開口道:

「大哥哥,跟你說一件事。」

江瀾望著少年,沒有開口,在等下文。

「我最近問過那條蠢龍了,他說隨便我。

雖然我不知道代價是什麼,但是我覺得危險的時候,還是能幫上忙的。」少年四處看了看,確定沒什麼問題后,塞給了江瀾一張紙。

「千萬別隨便念出來,而且也不知道代價是什麼,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找他。」少年很鄭重的說。

江瀾頗為意外。

他可能猜到了什麼。

說完,少年又說了自己的在中原的事。

江瀾就更加確定少年在告知自己什麼了,不過他倒是沒想過代價。

少年居然記了這麼多年。

等少年去忙了,江瀾才安心等待。

順便觀察心神客棧。

直到八太子回來。

如此,江瀾才詢問了房子的問題:

「龍族的房子是什麼樣的?」

他想知道龍族的住處,如此好借鑒一二,也好適用小雨。

還有六年方才成婚,時間完全是夠的。

「龍族的房子?」八太子在江瀾面前放了個烤好的野味,思考了下道:

「好像沒什麼特殊的,就大,宏偉,空蕩蕩的。

窗外感覺都是水,窗戶跟門都是用術法關閉的。

在崑崙待久了,感覺龍族的房子不太好。

還是客棧好,小。」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說我們窮?」少年走了過來,非常不樂意。

他們客棧好,主要是小?

這是看不起他們客棧嗎?

「那確實是小,你不得不承認。

我一張床都比客棧大廳大。」八太子開口說道。

隨後…

兩人吵了起來。

江瀾離開了客棧。

沒有多聽他們的吵鬧,倒是要了一張龍族房子的圖。

確實是不太適合。

幾乎都是在山中開鑿住處。

與人居住的房子,差距甚大。

不好參考。

走出客棧,他往冰蟬樹林走去,最近小雨經常來。

閑著無聊就玩心神院子。

冰蟬都有些承受不住,抓些回去,補充一下。

後面五六年,可以不用再外出。

半空。

江瀾御劍前往冰蟬樹林。

途中他打開了少年給的紙,發現上面寫著這麼一行字: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