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枯尊者,您恐怕施展不出剛才的攻擊了吧!」。

天枯老人沒有說話,只是怒吼著,一拳又一拳地揮出,不斷地攻向羅空,他又怎麼會知道,這樣正合羅空的心意。

羅空也怒吼一聲,往嘴裏塞了一把丹藥,而後揮出萬千拳影,和天枯老人的拳頭撞在一起。

天枯老人眉頭緊皺,他和羅空對撞,每一拳都給羅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可是他發現,他發出的每一拳,傷害都不如上一拳。

「是我變弱了嗎?不,他也在逐漸地變強!」。

天枯老人面色驚恐,他看着羅空,心裏是說不出來的滋味。

羅空冷冷地看着天枯老人,對他說道:

「事情也該結束了。」。

羅空抽出骨槍,催動滿功率神龍槍,蘊含着時間之力的這一槍刺入天枯老人的心口,時間之力瞬間蕩漾開來。

天枯老人驚恐地看着這一切,隨後在星海中化作煙塵。

羅空撿起天枯老人的空間裝備,仔細地抹除了上面殘留的印記,然後快步離開了這裏。 顏開一邊認真聽着,一邊蹲下身子給陽頂天檢查。

陽頂天繼續說道:「當時你從別墅離開以後,唐琳兒就現身了,她猜測唐門針對你所做的事情很可能是跟當初神龍皇宮一樣的情形呢?因為不向親近下手,這是各大勢力都努力遵守的準則。

唐家人哪怕再蠢,也不會主動破壞這個準則的,畢竟唐家家大業大,人員眾多。

她又提到唐美麗當初對你非常推崇,她在火焰山的突然變化就有些不合理!

於是我和姬頌賢結合神龍皇宮事件,推測這一切很可能就是幽冥入侵的前奏。

於是他就去調查所有異常事件,而我就來追你了……

結果一進來就被控制在了這裏,要不是你先前破壞了一次血海輪迴大陣,又引走了帕爾瓦蒂,可能我們所有人都已經徹底被煉化成了魂丹和血丹了!」

顏開等陽頂天詳細地說完,仔細想了想,才又問道:「我離開后,這個大陣怎麼依然還在運轉?」

陽頂天輕輕地搖頭:「我也不知道,估計還有其他幽冥界的人悄然修補了!」

除了帕爾瓦蒂還有人……顏開壓下疑惑與震驚,也檢查完了陽頂天的身體,發現只是損失了大量生命力和靈魂之力,導致的身體虛弱,於是給他餵了一顆天元丹才問道:「這裏好像沒有唐門的人?」

「唐門的人不知道在哪兒去了,我進來的時候就一個都沒有看到!」

「算了,我們走吧!」顏開也大致相信了陽頂天是說法。

何況沙利葉被帕爾瓦蒂追殺。

雖然從陽頂天的語言當中能夠猜測帕爾瓦蒂的實力不如沙利葉。

可是,帕爾瓦蒂畢竟是修羅族的老牌公主,傳說曾經收拾了魔族的大魔王羅乞多毗闍,實力深不可測,在沒見到沙利葉的人之前,顏開又怎麼可能放心?

何況,在顏開眼中,沙利葉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聖魔法師,雖然有些特異之處,又怎麼可能是帕爾瓦蒂這個雪山神女的對手。

顏開正準備帶着陽頂天離開,可是陽頂天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神神秘秘地傳音道:「就這樣走了,好處不要嗎?」

顏開也同樣靈魂傳音道:「好處?什麼好處?我感覺這個地方有些詭異……」

顏開的意思很明白,不要被利益蒙蔽了雙眼,以至於陷入不必要的危機當中。

況且,他的確感覺這個地方非常詭異。

沙利葉離開的時候順便破壞了血海輪迴大陣,可是卻被人不知不覺間修復,而顏開多次神識搜查,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沒有異常本就是最大的異常。

可是陽頂天卻勸說道:「不說唐家上萬年的底蘊,就是血海輪迴大陣雖然沒盡全功,可是也提煉了大量生命力和靈魂之力,與其便宜了別人……」

他很想說不如便宜我,不過卻改成了:「你現在需要強大的實力,我估計幽冥界這次多半會直接入侵,不會像以前那樣偷偷摸摸的了。收取魂丹和血丹耽擱不了多少時間,我猜測幽冥界的人多半在不遠處觀望,只要你快速收了就跑,應該沒事!」

幽冥界入侵?顏開沒有多大的感覺。

不過血丹和魂丹倒是好東西,不收白不收。

何況,這可是沙利葉留下的好處。

「校長,你說會不會還有比帕爾瓦蒂更厲害的幽冥界來人?」

陽頂天想了想,說道:「應該不會,畢竟現在沒有徹底撕破臉皮,丈還沒有打起來,幽冥界真正的大人物不可能直接出來,畢竟守門人可不是說着玩的!」

「守門人?」

「守門人就是看守幽冥戰場門戶的人,防止幽冥界的人從幽冥通道入侵,他們都是一些很獨特的老人,具體詳情我也不大清楚!以後有機會去天行大學可以詳細了解,現在先把好處收取了!」

「好!」顏開又仔細搜尋了一番,依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可是心裏那種詭異感卻越發強烈,於是嚴肅地勸道:「陽校長,你先走!我感覺一旦我開始收取血丹和魂丹,肯定會出現大變故,我恐怕沒辦法分心照顧你!」

「我堂堂渡劫……」只說到這裏,陽頂天就氣短了。

雖然服下了天元丹,可是現在的實力恐怕一個強壯一點的普通人都打不過。

顏開沒有取笑陽頂天,而是取出一艘飛行器遞給他,又給了一瓶天元丹:「將百曉生這些我的人帶走,如果你有需要救走的人,你一起帶走吧!」

「學校的人被我全部關在了學校!」陽頂天沒有再矯情,等顏開將威廉赫敏、百曉生等人送上了飛行器,他也跟着走上去,叮囑道,「注意安全!我雖然勸你收取好處,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雖然這話不好聽!」

顏開慎重地點了點頭,沒有再提帶走其他人的事情,等陽頂天等人離開后,才直接大喝道:「還能走的就馬上離開!」

這些哪怕是被蠱惑而來的人,顏開本來還是有些好感的,可是想到外面猶如蝗蟲過境的作為,他覺得這樣喊一聲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守護神大人,救我們啊!」

看着一個個渴盼的眼神,顏開又有些不忍心:「你們現在只是虛弱,我沒辦法給你們補充元氣!」

「你剛剛不是救了陽校長嗎?不能厚此薄彼啊!」

顏開很想罵一句「我認識你嗎」,不過最終還是嘴下留情了,又取出幾十艘當初從山姆帝國基因研究所搶來的飛行器:「你們自己的……收藏最好現在用了,萬一有人悄悄服用了收藏,而我又離開了……」

有人掙扎著爬起來,一邊默默地取出能夠補充元氣的東西往肚子裏塞,一邊往飛行器上爬。

顏開剛剛的話雖然沒有說明,但是只要腦殼長起不是用來增高的,都明白他的潛台詞。

如果有人恢復了,而自己還是虛弱,哪怕留存再多的收藏,還不是跟別人留起的。

何況,這些收藏很可能會成為自己的催命符。

畢竟財帛動人心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沒有自保能力,還要死命抓住財富,那就是廁所邊上打燈籠,找死的行為。

也有人不甘心地人大聲喊道:「守護神大人,唐門的藏寶室還沒有找到……」

「那你們就慢慢找吧!」

顏開冷冷地回答了一句,就直接使用匿影掩藏了身形,才再次展開了神識之力。

華夏之心中雖然沒有血海輪迴大陣的詳細記載,不過卻很容易就找到了陣心所在。

血丹和魂丹都只有拳頭大小,晶瑩剔透,看起來就像兩顆超大的寶石,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

超過十萬人的生命力和靈魂之力,就凝結了這麼點?看來所謂幽冥界第一大陣的名頭也是不符其實啊!

顏開感嘆著等待那些還有力氣離開的人都離開了,才顯出身形。

可是正要去收取那血丹和魂丹,卻突然感覺渾身發寒,一道無聲無息的攻擊向他背心襲來。

強大的隱匿能力,無聲無息的偷襲。

這不是匿影!

因為這一擊雖然無聲無息,可卻明顯是蓄力已久的攻擊。

匿影是完全收斂氣息,一旦攻擊就會暴露出來。

可是這一擊,一出現就帶着恐怖絕倫的威勢。

並且時機選擇恰到好處,讓人避無可避。

顏開沒有一絲的放鬆警惕,卻也來不及轉身應敵。

要麼被殺,要麼向前逃竄。

可是他一旦向前逃竄,那麼眼見着到手的血丹和魂丹就會成為別人的囊中之物。

慶幸,慶幸顏開手中還有劍。

同樣蓄力已久的少昊劍。

來不及拔劍。

顏開右手將少昊劍連着劍鞘反手揮出,身子略微一沉,左手已經抓住了魂丹。

「砰——」

一聲震天巨響,顏開瘋狂竄出,但背上出現一道令人駭人的血槽。

他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少昊劍反手揮出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雖然格擋開了致命傷害,但還是比不上敵人的蓄力攻擊。

與此同時,剛剛的碰撞也讓沒來得及收取的血丹飛到了空中。

那偷襲的人也不管血丹,直接朝着顏開追殺而去,不但如此,地上又突然冒出兩道人影去抓去空中的血丹。

好算計!顏開冷笑着感嘆,顧不得背上的恐怖傷勢,猛然抽出了少昊劍,依然反手向身後劃去,簡單直接的一劍。

劍出,天地風雲色變,虛空猛然炸裂崩塌。

那追殺他的人直接被斬成兩段,然後消失在虛空裂縫當中。

而去抓取血丹的兩人,雖然沒有被少昊劍直接傷到,可是只是這一劍的氣勢就將他們壓趴在地,口吐鮮血。

當初在宣城外,顏開只是略微拔出一絲就將昆虛界楊得政和火鳳門褚玉鳳嚇走。

現在是全部拔出,還是特意用造化漩渦溫養過的一劍,威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這三人雖然是高手,但是實力也最多跟楊得政、褚玉鳳差不多。

那些因為貪心繼續留在原地的人們,還沒有受到攻擊的波及,單單隻是少昊劍所散發出的威壓,就被全部壓趴了,不少人死於非命。

顏開沒有憐惜這些貪得無厭的過境蝗蟲,也不管不斷坍塌的虛空裂縫那致命危險,直接一個瞬移,直接將血丹抓在手裏,正想再來一個瞬移,只覺得渾身撕裂般疼痛,虛弱到了極點,也「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天君級別的武器,哪怕只是隨便使用一下,其消耗也遠不是顏開現在能夠承擔的。

這還是少昊劍沒有故意吸收他的真元,單是少昊劍一擊的正常消耗的結果。

要不是先前與沙利葉、西門吹雪雙修的時候,修為暴漲,可能就是這一下拔劍,還沒有傷敵,他自己就被吸成了人干。

「哈哈哈哈……血丹給我交出來吧!」這時候,地上瞬間又出現十幾個高手,修為最低的都是合體期。 和染雲集團的這些高層們好好的談了一會,隨後張權便肚子一人到了布斯喬的房間去。

這幾個月來,布斯喬都在華夏發展,這期間其實布斯喬還是有一些心病的,雖然他不說,但是智能手機研發部門的同事們都能看出來。

一開始大家只是一位布斯喬想家了,但是後來才發現,這個天才總是孤獨的,而一個備受磨難的天才,思想會有更多的曲折。

「篤篤……」

張權敲了敲布斯喬的房門,很快,一張有些憔悴的面龐就出現在張權的面前。

「張總,是你啊。」

布斯喬笑了笑,只是這個笑容還是比較僵硬的。

「怎麼?一個人躲在房間裏面悶着幹什麼?你應該是只見過染雲集團智能手機研發部門的人吧,這一次中芯國際的人也來了,你們都是技術型人才,說不定交流交流,能夠有更多的啟發,能幫助你走好自己的路呢。」

張權淡淡的說道,推開門走了進去。

「我就不去了,以後有時間可以在華夏聚一聚,我現在哪裏都不想去,不想出酒店,不想看見漂亮國的人。」

布斯喬如此說道。

張權從來沒有刻意想過改造布斯喬,甚至他還猜測以布斯喬的能力,他或許在幫着染雲開發了一個智能手機系統以後會立刻返回漂亮國。

但是布斯喬沒有,他似乎有些喜歡上了華夏。

二十世紀末,華夏終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大批的民眾其實也接受了外界新潮的思想,也知道漂亮國是全球最發達的過度,所以這時候一個外國佬出現在華夏,必然會讓華夏人感覺到一些新奇。

而華夏人基本上沒有什麼種族歧視的情況出現,這布斯喬在華夏反而過的很開心。

真是因為如此,現在布斯喬竟然感覺今後華夏的發展或許會比漂亮國更好。

甚至這布斯喬已經向劉菲兒提出了申請,看染雲集團能不能幫他弄一個華夏的身份,如果能夠長期居住在華夏那就更好了。

張權在得知了這個消息后,心中還是有些想笑的,這算不算是一種變相的征服?

「總該是要面對的,這一次你們研究的成果很不錯,智能手機成功了一半,我已經聯繫了AT公司,他們會為你們召開一個新聞發佈會,到時候會有不少的同行過來,這是你一個展現自己的機會。」

張權淡淡的說道。

「你曾經在漂亮國失去的東西,我要幫你一點點的奪回來,還記得我和你說過如果你幫我研發智能手機成功了,那麼我要把AP公司收購回來送給你嘛?」

聽着張權的話,布斯喬坐在椅子上又站起來,似乎十分的激動,但是看了看張權以後,又重新坐了下來。

「不行的,我們智能手機的系統還沒有研發成功,目前的卓安系統其實並不穩定,再加上我覺得我們目前研發的智能手機還是不夠好,我們還沒有成功呢!」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