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楊柏川聽到蔡笑笑的話,很愧疚。

如果知道的話,他絕對不會讓他暈過去,即使他暈倒的地方很安全。

可是讓蔡笑笑為他受累,這就是他的不對了。

「算了,誰讓我這人心善呢,你只要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就行,你放心,我絕對不會,,」

「好。」還沒有等蔡笑笑說完,楊柏川就答應了。

蔡笑笑有些懵,當初秦楓跟她提條件的時候,她可是猶豫了很久。

可是她今天連話都沒有說完啊!

不過蔡笑笑還是滿意的點點頭,「算你識相。」

「你先睡吧,我在這裡守著,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即使什麼也看不清,楊柏川還是知道她現在肯定是又累又困的。

蔡笑笑感受她依舊有些疼痛的肚子,心裡還是有些不踏實。

「我的肚子真的沒事?」

「你放心,只要你今天好好的休息,我保證,你明天肯定會完好無損的。只是,,」

本來蔡笑笑的心已經放進肚子里了,但是楊柏川的一個可是又將蔡笑笑的心提起來。

「可是什麼?」

「可是現在這種條件,沒有床,也沒有被子,我怕明天你得病情會惡化。」

這句話是楊柏川故意說的,當初在安全區的時候,他可是看見過蔡笑笑憑空變出東西的。

而且他醒來的時候可是有一件衣服蓋在身上的。

他不想讓蔡笑笑和他之間有秘密。

即使有,他也希望這個秘密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蔡笑笑聽見楊柏川的話,心裡有些打鼓,空間的事,她不想告訴任何人,除了他的爸爸媽媽。

或許在見過席文後,也會告訴他。

她是絕對不願意讓其他的人知道的。

包括楊柏川。

可是現在,肚子里的孩子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首先,蔡笑笑拿出一個手電筒,將整個山洞照亮。

然後又從空間里拿出一張床,將早已拿出的被子鋪好。

本來蔡笑笑只想拿出一個被子的,這樣她還會有理由說是原本就有的。

蔡笑笑從進來的時候就用手電筒照過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可是這樣山洞對楊柏川來說真的特別好。

山洞很小,放下一張床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地方了。

這樣溫馨狹小的空間給了楊柏川一些希望。

「你先睡吧,我來看著。」楊柏川看著蔡笑笑眼底的淤青,有些心疼。

「謝謝。」

此時的楊柏川給了蔡笑笑詭異的安全感,讓蔡笑笑展示忘記了童年的陰影。 盛懷錦點了支煙,又看了一遍手機里的文件,順手轉發給了高一鳴,讓他答應出來後送給老爺子和他爹看看。

「事情,我知道了,也已經安排下去了,你在這邊還有事嗎?」盛懷錦問道。

韓瑾薇說,「我能有什麼事情了,就是打電話,你說在海城,我就過來了。」

盛懷錦看眼腕錶,「那你還有什麼安排?你若是再沒啥事,我就先撤了。」

韓瑾薇說,她買回京都的機票,回京。

盛懷錦點頭,「那行,要我的人送你嗎?」

韓瑾薇搖頭,說不用,她叫車挺方便的。

韓瑾薇和盛懷錦一起下樓出了茶藝館,大門口碰見了王琦和王宇森。

「盛少?!你還真在這裡啊?」王宇森吃驚道。

盛懷錦挑眉,「王少什麼意思?」

王宇森尷笑,「沒什麼,就聽有人說看見你進了我二叔的這茶藝館了,就來碰碰運氣,還真碰上了呢!」

盛懷錦皮笑肉不笑的說:「是么?那看來王少的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差,我都要走了。」

王宇森一聽,「別啊!這好不容易撞上了,怎麼也得吃個飯,喝一杯再走吧!」一扭頭,王宇森才吃驚道:「我去,這不韓大女神嗎?什麼風把您給刮這兒來了?」

韓瑾薇笑得淑女極了,完全和網上說的不同,她看向王宇森微微頷首,「您好!我和阿錦談點事。」

王琦鄙視了他那個不夠靠譜的侄子,看向盛懷錦,「盛先生,韓小姐,今天能來小店,真是小店蓬蓽生輝啊!兩位喝的可還滿意?」

盛懷錦伸手和王琦握手,「王先生,久仰您大名,今天過來才覺得不虛此行,不錯不錯!」

王琦「哈哈」大笑,「能得盛先生誇讚,實屬榮幸,哈哈!」

「韓小姐覺得如何啊!」王琦看向韓瑾薇道。

韓瑾薇更加會說話,「非常不錯呢!在這樣的環境里喝茶,真的是身心愉悅,身心放鬆呢!若不是我們都有事情纏身,還真想再多坐會兒呢!」

王琦點點頭,「那好說,我這『安琦』茶藝館全國各大城市都有,兩位若是喜歡,走哪兒都可以去。來,這個卡片給兩位拿著,不打折不免費,這就代表我老王本人,見卡如見我。」

王宇森終於可以插話了,嫌棄道:「二叔,您這卡即不能打折又不能免費,您給人這有什麼用啊?」

王琦,「你懂個啥了?」

盛懷錦和韓瑾薇都接下了那張卡。

盛懷錦拿著卡看了看,裝進了衣兜里,對王琦再次頷首,「那,我們就告辭了。」

王琦頷首道,「兩位慢走。」

韓瑾薇叫的車已經來了,盛懷錦替她打開車門把人送上車子,目送她的車子離開后,才上了自己的座駕。

王家父子二人把人送走後,王宇森問王琦,「二叔,這一齣戲有啥用?」

王琦,「說了你也不懂。」

王宇森,「嘿,你這老頭兒,你都不說,怎麼就知道我不懂了?」

盛懷錦忙完外面的事情後去了趟醫院,林宇城腦子完全正常了,就是行動不變。

「阿錦,你說,到底是誰把十六園的事兒給捅上去的啊?關鍵人家還有確鑿的證據,這一仗打了對手一個措手不及,翻車了那麼多大佬,爽劇。」

林宇城嗶嗶完后,忽然又道:「對了阿錦,你官宣和林珞離婚了,那,接下來有啥打算?什麼時候娶我妹妹啊?」 自從穆迪擔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以來,他都做出過什麼事呢?

四年級及以上的學生,他們的第一堂黑魔法防禦術課是完全一樣的內容,都是三大不可饒恕咒。這是魔法部明令禁止的內容。

在那堂課之後,穆迪更是對學生使用了奪魂咒,讓學生練習抵抗這種咒語。

一位教授,敢在學生身上施展不可饒恕咒,這事怎麼想都不是正常人能幹得出來了。但是大家都覺得穆迪瘋瘋癲癲的,他的外號也是瘋眼漢,所以大家理所當然地認為穆迪又在發瘋了。

在日常生活中,穆總是隨身攜帶著小酒壺,生怕別人害他一樣,但他卻從不自己準備食物。這到底是怕有人害他,還是不怕?

現在想來,這些奇異的行為,不正是因為穆迪的瘋癲,才會被大家無視的嗎!

穆迪的瘋癲,反而成了他最好的保護色。無論穆迪做了什麼出格的事,大家只會將一切都歸結到他的瘋癲上,而不會對他有任何疑心。

但是,為什麼鄧布利多要說他太過正常了呢?

「艾達,你知道阿拉斯托的身上為什麼有那麼多傷痕嗎?」鄧布利多問道,「甚至丟了一隻眼睛,一條腿。」

不知道,這怎麼可能知道,又沒有人給穆迪寫過傳記。

在艾達看來,穆迪身上的傷只能說明他作戰英勇,說明他親手抓住了很多黑巫師。除此之外,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總不能說穆迪太菜了吧!

「那是因為,即使是在抓捕食死徒的過程中,阿拉斯托依舊不會使用不可饒恕咒。他更想將對方繩之以法,而不是殺死對方。」鄧布利多說道,「所以,那些窮凶極惡的食死徒才會給他留下這麼多傷疤。」

黑巫師,或者說是食死徒,他們之所以令人畏懼,就是因為他們在戰鬥的過程中會使用黑魔法,不擇手段,三大不可饒恕咒更是他們的必修課。

面對沾著死、碰著亡的索命咒,傲羅在抓捕食死徒的過程中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此時巴蒂·克勞奇出現了,他允許傲羅們使用不可饒恕咒,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傲羅很高興,他們可不在乎不可饒恕咒是不是黑魔法,克勞奇的命令可以很大程度上減少他們的上網。

而穆迪屬於傲羅中異類,他從不使用不可饒恕咒對敵,即使傲羅已經得到了允許。穆迪總是憑藉自己高超的魔法技藝,儘可能地將敵方生擒活捉。

但是在霍格沃茨,在黑魔法防禦術課上,從不使用不可饒恕咒的穆迪不僅一一展示了,還將奪魂咒用到了學生身上。

而且穆迪對不可饒恕咒的熟練度很高,稱得上是得心應手。

人類可以自主操控自己的情緒、身體動作、面部表情,但有些細微的表情、或者是習慣性動作,卻總會不經意間露出來的。

在用奪魂咒操控學生的時候,艾達有時候會覺得穆迪似乎很享受這一過程。

「當然,我們也不能因為從前不使用不可饒恕咒這一點,就來懷疑阿拉斯托,因為人總是會變的。」鄧布利多說道,「他向學生展示不可饒恕咒,也可以當成是對我說過的話的一種誤解。畢竟他瘋瘋癲癲的,偏激一些也是正常的。」

鄧布利多的「自圓其說」似乎又將問題繞了回去,繞回到穆迪瘋癲的行為上去了。但艾達知道,校長並不是在為穆迪開脫,而是站在穆迪的角度去解釋這個問題。

有理有據,瘋癲似乎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偽裝,因為大家會默契地替你找好借口,為你所有不正常的行為找到合理的解釋。

「教授,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穆迪教授有問題的?」艾達問道,「或者說,是哪裡讓你覺得不對勁了。」

鄧布利多長嘆了一口氣,他說道:「我和阿拉斯托認識很多年了,他的一些習慣我也了解,但這些都沒有讓我起疑。唯一讓我困惑的是阿拉斯托似乎一下子疏遠我了,他總是盡量迴避和我單獨接觸。」

人生七十古來稀,到了鄧布利多和穆迪這個歲數,即便是在魔法世界,剩下的朋友也不多了。兩位老友,同處一個城堡,一方卻總是試圖迴避另一方,這確實令人困惑,有些說不過去。

「起初我以為是我給阿拉斯托的任務太多了,他既要監視卡卡洛夫,找出潛藏的陰謀,還要保護哈利……」

鄧布利多繼續替穆迪自圓其說,但他的話被艾達打斷了。

「他還要監視斯內普教授,我是第一次看到斯內普教授在面對他人時,如此的弱勢。」艾達補充道。

「是啊,還要監視西弗勒斯,我非常信任的西弗勒斯。」鄧布利多接著說道,「我就在想,是不是我要求的太多了,畢竟他已經退休很多年了。」

疑心生暗鬼雖然不是什麼好詞,但疑心確實會讓人變得更加警惕,也是從那時起鄧布利多開始留意穆迪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開學以來,阿拉斯托看上去還是那個瘋癲的瘋眼漢,但我知道阿拉斯托並不是真的瘋癲,相反他清醒的很。」鄧布利多說道,「於是,我便懷疑是不是有人『代替』了阿拉斯托,他又怕被我發現,所以才會減少同我接觸呢?」

艾達突然想到了什麼,她激動地說道:「開學前一天,穆迪在家中遭到了襲擊,韋斯萊先生說過這件事的!我也曾經對此有過疑問,但魔法部似乎覺得這又是一次穆迪的自導自演。」

「是的,亞瑟提起過此事,我也曾問過阿拉斯托。他閃爍其詞,只說是兩隻小毛賊。」鄧布利多說道,「我前腳剛剛邀請了他,後腳他就被兩個小毛賊襲擊了,這麼巧嗎?」

94-95學年發生的事,幾乎都可以用巧合來概括。

世界盃宿營地食死徒的狂歡,突然出現的黑魔標記,閃閃手中哈利的魔杖,疑似遭到襲擊的穆迪,還有相繼下落不明的伯莎·喬金斯和巴蒂·克勞奇。

這麼多巧合扎堆湊到了一起,這還能算是巧合嗎?

艾達在心中仔細地推演了一遍,她覺得事情似乎有了定論了。

復方湯劑,一定是有人用復方湯劑假扮成了阿拉斯托·穆迪,剛好斯內普的私人儲藏丟了些非洲樹蛇皮。

是他讓哈利成為了第四位勇士,是他在開學前襲擊了真正的穆迪,也是他放出的黑魔標記!

只是這個人是誰,是下落不明的巴蒂·克勞奇嗎?

不對,老巴蒂和穆迪曾經不止一次同時出現過。就算是有同夥,也沒必要弄出兩副復方湯劑來,因為人越多越容易露出馬腳。

艾達又想到了那個本該早已死去的人,巴蒂·克勞奇二世。這下子說得通了,藏在幕後的人就是小巴蒂·克勞奇,這一切都是他做的。

世界盃的包廂里,小巴蒂就坐在閃閃旁邊的空位上!

是他在包廂里偷走了哈利的魔杖,是他施放的黑魔標記。所以老巴蒂才會費力地拖延時間,不惜栽贓嫁禍給哈利·波特。

只是,老巴蒂怎麼敢在事後給閃閃一件「衣服」,他就不怕閃閃將他們父子的秘密說出來嗎?他就如此信任家養小精靈的忠誠嗎?

事情推演到這個份上,老巴蒂怎麼看待家養小精靈的其實已經不重要了,現在要做的就是控制住小巴蒂·克勞奇,再找出失蹤的老巴蒂·克勞奇。

只要拿住這對父子,一切的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他們的陰謀也會浮出水面。

「教授,我們下一步怎麼做?」艾達有些興奮地說道,「我們還要繼續等待證據嗎,我覺得這些已經夠了。」

鄧布利多舉起一隻手,讓艾達稍安勿躁,不要衝動。

他說道:「接下來我們什麼都不做,按兵不動。」

7017k 在鑰匙的光亮下,唐淵打量著這個神秘的洞口。

那洞中的岩壁長相怪異,地面起伏不定,如同人的大腸。

稍作猶豫。

唐淵將一隻腳,試探著踩在那起伏不定的地面上。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