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質:普通】

【介紹:雨花石是一種未經過提純的魂晶礦石原料,經過過濾、提純后可得到少量魂晶,】

……

魂晶是什麼?

躲在後院假山後,高文看著武館弟子把這些亮晶晶的雨花石依次分類、裝盒后,小心翼翼的遞給一旁負責監管的披甲士兵。

沒人藏私。

這東西似乎很珍貴。

這邊高文還在考慮。

另一邊。

比他晚了一步的顧風,已經站在了亮起的光門前。

高文看到門前的黑衣武者先是在顧風身上檢查了一番,隨後看向身邊藤曼上的一道花苞。

確認花苞沒有開放后,才對顧風揮手示意他可以進去了。

很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顧風這邊剛進去。

隨著光芒一閃,人影消失的同時,花苞也隨之綻放。

讓人覺得迷醉的花香飄散滿園。

……

【提示:生存者正處於千歲藤的授粉範圍。】

【提示:生存者的生命力得到細微改善。】

……

高文:「???」

什麼鬼?

被忽然出現的提示字幕所驚醒。

高文抬頭看向四周。

發現包括圓桌那裡的所有人,都沉迷在這綻放的花香之中。

『還有意外收穫?』

這陣花香只持續了一分鐘左右。

來的快去的也快。

藤曼上綻放過後的花朵開始緩緩合攏。

完全合攏后,藤曼門前的黑衣武者檢查了一番,隨後叫人通知可以叫下一個人進來了。

果然。

沒一會兒的功夫,排在顧風身後的二牛走進來,重複了之前的流程。

花朵再次綻放。

……..

【提示:生存者正處於千歲藤的授粉範圍。】

【提示:生存者的生命力得到細微改善。】

……

這是在幹嘛?

高文驚呆了!

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在這個院子里呆著,就能改善生命力?

還有這種好事兒???

二牛之後是左文武。

同樣的流程,同樣的提示頁面。

持續不斷的生命力改善,讓高文都不想往裡面進了!

一直到一個瘦瘦小小的人影走進院子。

和之前一樣,站在黑石台。

這一次,他沒有被傳送走。

花也沒綻放。

一條藤曼啪的一聲從高處抽了下來,把那人抽飛出去十幾米。

直接撞進了軍陣中。

有抽刀聲響起。

哭嚎。

哀求。

鮮血四濺!

在把人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氣后,士兵中領頭的軍官拎著他的脖子,眼睛充血的看著他:

「別怪軍爺心狠,你這是在給軍爺們使絆子,你這是在要我們的命,你就該有這個下場!」

話音落下,領頭的一刀抹了那人的脖子。

隨後沖一旁候著的武館弟子揮手道:

「抬出去埋了!」

武館弟子很快就把屍體裝進麻袋抬了出去。

動作非常熟練。

他們已經習慣了處理這些濫竽充數的傢伙被幹掉后留下的屍體。

之後的流程沒什麼可說的。

有人走進門,有人被抽死。

每當有人進門,那條藤曼上的花就會開放,帶來一波的福利。

同樣的。

被藤曼篩選出去的人,就會被暴怒的士兵們毆打、大多數是直接被幹掉。

手段極其殘忍。

可卻依舊不斷有人被抬出去…….

一群瘋子!

……

高文沒去湊這個熱鬧。

躲在角落享受福利。

他不想挨鞭子。

在發現了那條千歲藤有著篩選能力后,他就打消了往光門內闖的念頭。

就這樣。

這場花粉盛宴,一直持續到了後半夜。

之前高文在門前見到的人走光后,有軍隊的人填充名額走進光門。

整個過程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清晨。

在這期間,高文收到了二十八次『提示』。

也見到了九個被篩選出的倒霉蛋被砍死。

月亮落下。

太陽升起。

這場盛宴也就到了結尾的時候。

黑石台上光門收斂。

最後熄滅。

庭院內的士兵見狀,紛紛露出失望表情。

看得出。

這種被千歲藤授粉的機會,對他們來講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士兵們撤離了。

長桌前坐著的張美儀也適當的流露出睏倦的表情。

過了一會兒。

有黑衣武師遞過一個錦盒給她。

張美儀打開盒子看了一眼,嘴角含笑的收下,隨後和老者告辭離開了。

開啟疾風步。

高文沒有去管不知去向的顧風三人,而是直接回了家。

換衣服!

他要去見張美儀!

不得不說,對於白鶴武館里的那株千歲藤,高文簡直太好奇了!

只是一個晚上的時間,高文發現,自己的身體素質愣是增加了不少。

沒去計算。

但高文自己估算,全方面百分之五的增強,絕對是有了!

這種增強自己的方式,簡直愛了!

…….

半小時后。

成衣鋪。

聽到敲門聲的刀疤臉推開門,就看的笑著站在門口的高文。

刀疤臉:「……」

「老哥,你家老闆在么?」

不說話,就盯著高文的臉。

過了十幾秒,看高文臉上還是那副表情,刀疤臉抬手就想關門。

高文伸手把門卡住了。

刀疤臉瞪了他一眼。

高文連忙開口:「你就幫忙問一下,說不定她也想見我呢?」

「老闆說了,從昨天起,這鋪子你和狗都不許進。」

高文:「????」

什麼就他和狗!

「還有,老闆已經睡下了,如果你有事…..」

說道這裡,刀疤臉頓了一下:「有事自己動手解決。」

高文:「(⊙﹏⊙)」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