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因為高明年紀這麼大,連一枚徽章都沒有,坂木連人都沒有見,就派了三隻寶可夢下來,分別是小拳石,尼多朗還有穿山鼠。

雖然都是初始狀態,但打敗兩三枚徽章的訓練家還是綽綽有餘了。更不用說高明只帶了一隻沒有進化過的伊布了。

「算了,伊布,使用求雨。」

「布。。」

伊布一聽,又是自己沒聽過的招式,正準備轉過頭看一下高明,卻感覺到身體里一股力量流轉,然後一朵烏雲在封閉的大廳里緩緩形成。

稀稀拉拉的小雨淋下,因為沒有着訓練家,三隻地面系寶可夢都被波及到了,小拳石還好說,在場地使用了挖洞就躲開了雨,但尼多朗和穿山鼠就慘了,可憐巴巴在那裏抱成一團。

「伊布,進入洞裏使用撞擊!」

「布咿!!!!」

伊布看着洞口,心裏充滿著害怕,但還沒有做好心裏準備,就感覺到身體不受控制了,直接鑽到洞裏,找到小拳石,一個撞擊將其擊暈。

「咿???」伊布茫然.jpg。

「好樣的伊布,接下來一口氣將他們全部解決掉。」

高明用着做作的聲音鼓勵著伊布,然後在伊布一臉懵逼下,不受控制的一串三,打敗了剩下兩隻已經不在狀態下的寶可夢。

本來就是代打了,還給人家上debuff,呵,屑高明。

收起恍惚的伊布,從一邊看起來是工作人員實際上是火箭隊的手中,拿到綠色徽章仔細端詳著,做工看起來還不錯,可惜沒有像遊戲里那樣有屬性加成。

「給,這是戰勝道館的獎勵。」

工作人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遞給高明,接過來一看,是一本『大地的奧義』,與外面商店裏的相比,要更厚一些,不過這對高明沒有什麼用,高明又不會訓練寶可夢。

伊布能這麼厲害完全是靠高明的法術,來自一本御獸法決的小法術,可以增強和控制修為比自己低的獸類。

我這麼厲害,在這個世界應該算是個三級神吧。高明穩健的想到,不過也沒有見識過寶可夢真正的力量,光憑着動漫里的表現還不能充分的判斷。

走出道館,帶着忍在常磐市裏逛了一會兒,高明便帶着忍再次穿過常磐森林,回到了尼比市,順便在路上抓了些寶可夢放養在靈界裏。

而尼比市的道館館長,鋼鐵大叔也是老熟人了,見高明有收集徽章的想法,也沒有對戰就把徽章送給了高明。

在尼比市外,高明拿出地圖,沿着道路的方向觀察了一下,向著華藍市的方向前進。高明的主要目標不是華藍市,而是在尼比市和華藍市中間的月見山。

常磐森林的寶可夢已經被高明抓的差不多了,那裏基本常見的寶可夢都已經被高明收入靈界,還有幾棵尋常的樹果果樹,剩下的高明也不想廢那麼多力氣尋找了。

而月見山上的皮皮和月之石,成為了高明的新目標。

有佳人和萌寵相伴,高明在路上悠閑的走着,花費了小半天時間高明等人來到了月見山的山腳下。

站在山腳下向上望着高聳的月見山,高明抱着伊布拉着忍,走到了山洞裏面。

月見山一共有兩條路,一條是沿着山坡往上爬的路,另一條則是一個洞穴。不過比起環境優美的山路,很少人選擇黑漆漆的山洞,除了黑暗的環境以外,洞內的寶可夢性情也比較暴躁,選擇進入洞穴的,一般都是對自己實力很有信心的訓練家和研究員。

而高明在尼比市的時候,也了解了一下月見山的情況,除了常見的蟲系和草系寶可夢以外,主要有四種寶可夢,超音蝠、派拉斯、穿山鼠還有皮皮。

這四種寶可夢是月見山上最為常見的寶可夢,而皮皮因為極為罕見,以及流傳在月見山地區,關於皮皮乘坐宇宙飛船的傳說,人氣十分高。

高明的主要目的,就是將這些種群的寶可夢抓一部分到靈界裏。

雖然在月見山上,比較多的寶可夢還有阿伯蛇和小拉達,還有些小拳石,但是並沒有見到有阿伯怪、拉達或是隆隆岩帶領他們。

總體來說,月見山的物種還是挺豐富的。

在將一隻偷襲的阿伯蛇打暈收入靈界之後,高明也來到月見山的洞穴入口。

生活在洞穴的精靈大都已經適應了黑暗的環境,光亮反而會讓他們有些不適應,性格溫和的還有,要是遇到幾個暴脾氣的,會產生不必要的戰鬥,拖延高明的路程。

隨着在洞穴前進,高明最先遇到的,是一個小型的派拉斯族群。正好在常磐森林裏遇到的派拉斯數量不多,這一個小型族群正好可以湊夠高明的需求。

派拉斯雖然喜歡陰暗的環境下,但畢竟是草系寶可夢,對於陽光還是有需要的,所以高明把他們安置到靈界的一處不深的洞穴里,在經過一陣慌亂后,他們也安靜下來。

無論是派拉斯還是派拉斯特的性格都還算溫順,甚至可以說有些膽小,攻擊性不強,所以對於環境適應的很快,而且他們背後的蘑菇味道也不錯。萬毒不侵的高明表示有些饞了。

而且派拉斯蘑菇噴發的孢子也有其他的用處,能夠入葯或者製作一些特殊的藥劑,一些城市中有人專門培養派拉斯,用來收集這種孢子。

繼續前進。

高明又發現了一個沉睡中的超音蝠族群。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高明連打暈他們都不需要了,直接將沉睡中的超音蝠收入囊中,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給他們換了一個家。

而遇到了超音蝠族群,證明高明已經走的很遠了,畢竟超音蝠族群生活的地方想要靠近洞穴的深處。

那麼,皮皮也很快就要遇到了。 入定,運轉精鍊法力,一氣呵成,果然再也沒有受到影響。

李肆首先運轉的是【回天經】,他現在需要突破一個臨界點,也就是渡劫大乘,至於為什麼要選擇這個功法,是因為這個最穩妥,也有趙青榭親自指導,而他還親眼目睹了趙青榭重鑄道基仙體的過程,分外有體驗。

「修仙之路就是一條追求超凡的道路,而構成超凡的基礎,便是天地的基礎,是為法則,生靈為天地所孕育,從一出生就與天地法則契合,呼吸的每一口空氣,看到的每一縷陽光,沐浴的每一滴細雨,感受到的每一道晨風,都無不暗含天地法則。」

「這法則,在修仙者階段體現的是法力,屬於比較粗糙的半成品。」

「而渡劫,成就真仙,更像是天地對生靈的一次大考,考不過失敗,考過了,就能掌握更高層次的法則,也即仙靈之氣。」

李肆細細體悟著,回天法力如涓涓細流,隨意流轉於身體百骸經脈之中,一個循環過後,這回天法力就成了奔涌江河,聲勢驚人,等第三個循環開始,就是怒海爭鋒,濁浪排天!

不過李肆的六種道心,九種後天道體都已經提前刷得完滿,肉身的強度,道心的穩定都足以控制場面。

一遍一遍的運轉回天法力,同時從氣運熔爐里補充更多的回天法力,因為正常來講,這個環節是需要鯨吞海量的天地靈氣,在身體經脈中進行更高層次的壓縮精鍊,將其更接近仙靈之氣的。

但這個鬼地方可沒有天地靈氣,所以李肆全靠了自己的儲備金。

而這樣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不欠因果。

畢竟師法天地,其實就是一個了解天地的過程。

越了解,越強大,然後才能超脫。

這個邏輯符合一切修仙者。

然後問題來了,師法天地就欠下了天地的巨大因果,尤其是渡劫的時候,天地大考,天地就是考官,是恩師,這恩情不能忘。

之前在現世,李肆只要願意,隨時隨地都可以進階真仙,但他一直拒絕這麼做,考慮的就是這點。

只要避開了天地大考,剩下的功法修行,因果反而不會那麼大,就算有,也是間接因果,即別人師法天地,我師法別人。

至於說李肆手裏的天地氣運,嘿嘿嘿,這是我自己賺來的,沒有因果。

總之此刻海量的法力源源不斷注入,再被李肆繼續精鍊,直到品質相當於三分之二的仙靈之氣才算渡劫成功。

嗯,這個過程就算李肆渡他自己的天劫。

用六個時辰渡劫,六個時辰明悟,等他再次睜開雙眼,已經是大乘境的修仙者了。

然後他為此付出的代價是運氣+0.

還行。

李肆隨手又取出一百份天地氣運,瞬間全部燃燒,再得了運氣+10.

我草擬大爺的,居然還漲價了?

李肆冷笑,然後換下禿頭,瘸子,九玄子,心寬體胖,讓第二組四個人上前開採,當然每人也得給分一份運氣,這運氣可以持續十二小時。

接着,李肆數了數人頭,好傢夥,十八個了,真以為他這裏是人傻錢多呀。

不動聲色,李肆繼續打坐入定,運轉【祈天經】,也就是九玄子親自創造出來功法,這個就更簡單了,因果會歸於九玄子。

而一眾神魔也沒閑着,他們三三兩兩,尋找認識之人組隊,就圍着李肆周圍盤膝而坐,甚至寧可背對着李肆。

不能怪他們這麼慫,也不能說鬼怪可怕,而是這些鬼怪往往與法則亂流綁定在一起,為虎作倀懂吧?

那些被法則亂流吞噬了的人,就成了法則亂流的倀,由於他們實力最低的都是真仙,隨便厲害一些就是大羅天仙,所以興風作浪起來很兇,他們能引導法則亂流來殺人。

目前他們這隊伍里至少混入了六個法則倀鬼,很可能會引來六道法則亂流,雖然不知道這位李老闆是用什麼辦法平息住了這些法則倀鬼,但無疑李老闆還是我們的李老闆。

又是十二個時辰過去,李肆順利將【祈天經】突破,祈天法力也被壓縮到了三分之二仙靈之氣的程度。

現在他可以自稱回天大乘,祈天大乘了。

至於功法融合,抱歉,不融合,我就橫衝直撞的往前走,我有錢,我任性。

當然,這裏面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李肆發現了一個規律,天地有缺,永遠都有一個缺口,所以不存在什麼最完美的功法,哪怕慫逼熔爐號稱可以推演功法,融合功法,他也不信。

沒有什麼萬能鑰匙,那麼就搞專業版,一種功法對應一種法則,我術業有專攻,這不好嘛。

像是【回天經】最適合雷法,【祈天經】最適合推演,通用性最強,屬於O型血。

【補天經】擅長煉丹,【造化玉冊】擅長煉器,【靈蘊真經】擅長護身,【浮雲真經】擅長風遁。

這多好。

「你的【祈天經】完成了天地大考,渡劫成功,由於此功法乃九玄子所創,你因此支付了100份金色氣運給了九玄子。」

「支付失敗,九玄子欠你的因果,他需要向你支付50份天地氣運才能了結。」

——

李肆愕然,然後他看向禿頭,瘸子,心寬體胖。

結果這三人居然都欠他的因果,而且是救命之恩的那種,心寬體胖甚至欠他100份天地氣運,因為李肆救了他兩次。

「果然啊,在這裏開礦就是一個大坑,不管怎麼做都會死,要麼就得付錢。」

李肆又數了數人頭,好傢夥,除他之外,現在已經二十個人了,十二個真人,八個法則倀鬼。

那麼,還有四個真人沒有去開採,如果再來十二個時辰,沒準還能再引來兩個法則倀鬼。

算了,做人要知足,不能太靈境子。

說起來,這老貨還欠他的因果呢,不過靈境子這廝也的確夠苟慫,從頭到尾都沒有讓他抓到機會,以至於現在李肆只能沒事念叨他幾句。

不用懷疑,靈境子也是轉世大羅,但拿了老子的因果,大羅也得認賬啊。

「由於你的怨念太重,你主動添加靈境子為星標好友。」

「你的好友九玄子已經上線了。」

「你可能認識的好友,禿頭,瘸子,心寬體胖,是否添加?」

慫逼熔爐又在搞事情了,李肆鄙視一番,就站起來,拍拍手掌,沉聲道:「諸位,我知道諸位遠道而來,都有故事,都有酒,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希望大家點到為止,武德充沛,就此作罷,你們走你們的陰間路,我們過我們的陽世橋,井水不犯河水。」

「現在走,我既往不咎!」

李肆說完,看着四周一共冒出來的二十二個人頭,嘿嘿嘿,這是蹬鼻子上臉啊。

挑釁,十足十的挑釁!

沒人說話,知道自己是真人的,已經嚇得肝顫,知道自己不是真人的,有恃無恐。

吆,又來一個。

這就沒辦法了,李肆快要笑岔了氣,然後,從真靈寶塔中將混沌仙器燃燈取出,往地上一插,瞬間一輪烈日騰空而起,定住現場。

準確的說,是定住了在場的十一個法則倀鬼。

這是混沌仙器燃燈的第二種功能,定神,只要沒有強大的肉身抵擋,管你是誰,直接定住。

法則倀鬼,不過是依託法則亂流而形成的鬼魅,他們哪來的肉身?

腐爛的肉身也沒用,弱一些的肉身也沒用。

所以這一刻,誰是真人,誰是倀鬼,一目了然。

禿頭,瘸子,九玄子等人驚駭後退,他們自己沒什麼感覺,但仍然不敢直視高空中的烈日,多看一眼,都有一種被攝魂奪魄的驚悸感。

他們尚且如此,那些法則倀鬼就慘了,原本無法分辨出來的身體就像是腐爛了的土豆泥,嘩啦嘩啦的往下掉,惡臭熏天,露出他們那脆弱的墮落仙靈,在陽光下,冒出滾滾青煙,痛苦無比。

「啊啊啊啊!姓李的你不要過分,大不了同歸於盡啊啊啊!」

還有硬氣的法則倀鬼在大喊,他們在拚命召喚法則亂流,他們十一個法則倀鬼,分別屬於三條法則亂流,所以眨眼之間,法則亂流就來了,其他人嚇得要死,只有李肆冷笑,隨手一份息壤之塵丟出,此物見風就長,見縫就鑽,這是最基礎形態的現世,屬於有容乃大,有大也容的那種,對上法則亂流,就像是仁慈的母親對上調皮的孩子,無往而不利!

於是轉眼之間,三條兇殘可怕,可以秒殺大羅五階天仙的法則亂流,竟是安穩下來,然後逐漸散去戾氣,逐漸與息壤之塵融為一體,變成了三條法則靈晶礦脈。

沒錯,息壤之塵就是這麼牛逼。

而那些法則倀鬼仍然在慘叫,在哀嚎,在求饒,但沒什麼用,你們拿我李肆當凱子,我拿諸位當財富呢。

片刻后,十一頭法則倀鬼伏誅,李肆隨手一揮,收起混沌仙器燃燈,略有些不過癮,是的,他只動用了定神,還沒動用入魂特效呢,你們居然就死了,弱,太弱了。

「凈化十一頭法則倀鬼,獲得11000份天地氣運。」

「消耗一份息壤之塵,穩定了三條法則亂流,獲得三條中等法則靈晶礦脈。」

——

有點小賺。

「別愣著了,幹活吧諸位,不然我給你們講個故事?」

李肆微微一笑,對着還剩下的十二個神魔道,他的態度很溫和,但這一刻就算是最桀驁的禿頭,都溫順得好像小綿羊,瑪德,果然是傳說中的李老闆,俺們服!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