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誠頓時自信點頭。

「只要是個正常人都能……」

清水熏下意識地就要嘲諷他,但是話還沒說完她就像是想到了什麼,聲音戛然而止,她在黑絲下透著肉色光澤的美腿顫了一下,白嫩的小臉蛋也逐漸染上了紅暈。

「給我把嘴閉上!」

她咬着牙的抬起腿踹了下北條誠的屁股,雖然沒怎麼用力,但還是讓他一個踉蹌。

「我又怎麼了?」

北條誠一臉的弱小無辜。

「我讓你不要愣著。」

清水熏不想搭理他。

「是是。」

北條誠乾咳了一聲,抬起雙手扶住把手,推著購物車朝售賣生鮮食材的區域走去。

「熏學姐你想吃什麼呢?」

「隨便。」

清水熏也沒有讓他一個人推著購物車,抬起一隻手放在了側邊欄上,主要目的是防止他跑丟。

「熏學姐你不挑食這點也很麻煩誒。」

北條誠嘆了口氣。

「你在說什麼呢?」

清水熏有些迷惑地看着他,什麼都能吃是缺點?世界人民的生活質量已經優越到這種程度了?

「熏學姐你對吃的東西即沒有偏好,也不存在不喜歡的食材,我這時候想表現一下對你的深刻了解都沒辦法。」

北條誠懊惱地道。

「無聊。」

清水熏白了他一眼。

「我今天晚上就給你做些不一樣的吧,之前給你做的都是日料,也嘗試一下中華菜吧。」

北條誠摸著下巴的道。

「你會嗎?」

清水熏懷疑道。

「雖然不是專精,但也還是研究過的,沒有問題。」

北條誠點了下頭。

他之前在遊戲商城兌換的是特級的日式料理技能,畢竟那時候主要是給清水熏做飯吃,還是本土菜色比較保險。

小學之前他在天朝的香江生活,最開始吃的飯菜就是那邊的味道,所以出於第一印象他還是更喜歡吃中式美食。

「只要不難吃就行了,我對口味沒有要求,你自由發揮吧。」

清水熏慵懶地打了個哈欠的說道。

「你這麼好養活可對不起自己大小姐的身份。」

北條誠吐槽了一句。

「倒也不是,我母親在聖誕節那天不是和你念叨過嗎?我小時候還是很挑的,果汁也必須是鮮榨才喝,不過有一次被我那位古板的祖父教訓過後就改掉了。」

她懶洋洋地說道。

「好嚴格。」

北條誠嘀咕了一句,但也沒有展開這個話題,因為已經到了該展開採購的區域了。

買菜他也是熟手了,不過現在受限於身體狀況,不太搶得過那些家庭主婦。

還好熏學姐願意幫忙,以她的身手能夠很優雅地穿行於人群間,最後也算是滿載而歸了。

「和你出門一趟真麻煩。」

他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將近下午五點了,清水熏一進屋就半躺在沙發上,嘴裏還有些不滿地抱怨了一句。

「不是很充實的一天嗎?」

北條誠笑着問道。

「少廢話,我先去洗個澡,你坐會就給我去做飯。」

清水熏揮了下手,然後就站起身朝浴室走去,這一下午的到處跑她應該也是累了。

「我也先沐浴吧。」

北條誠試探性地對着她窈窕的背影說道。

「你說什麼?」

清水熏腳步一頓,側過頭用眼角的餘光瞥向他,精緻的臉頰掛上了寒霜。

「我也想要衝洗一下身體,不過等會要做飯,所以還是算了。」

北條誠面不改色地說道。

「那還不快去。」

清水熏剜了他一眼,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快步走進了洗浴間。

「呼……」

在反手將門合上,使自己處於密閉環境后,她才抬起手拍著胸口舒了口氣。

「今天好像又太縱容他了?」

清水熏背靠着牆做了幾個深呼吸后,抬起頭看向了正前方鋪滿整面牆的鏡子,出現在她眼中的是一名身穿淡紫色長裙的少女。

「的確是像他說的,突然穿上這種之前沒穿過的衣服確實有種新奇的感覺,不過還是黑色的好。」

她抬起手托住了自己的臉頰,手動擺出了曾今的冷漠表情,但只維持了一會就又軟化了。

「為什麼就沒辦法對那傢伙冷漠一點呢?」

清水熏呢喃著。

「莫名其妙地就答應了他去約會,從頭到尾也一直牽着手,在奶茶店裏被他用臉在身上到處摩挲也不想拒絕……」

她試圖讓自己恢復鎮靜地揉着額角,在過了好一會之後,神情才恢復成了一如既往的淡然。

「今天也已經把時間都花在他身上了,接下來幾天都要處理家族的事,還有迎接過年,有理由不出現在他的身邊,稍微冷卻一下情緒吧。」

……

「我做中華料理也還可以吧?。」

晚飯過後,北條誠看着桌子上都吃得比較乾淨的餐盤,對着清水熏挑着眉的問道。

他知道自己前女友不挑的是食材,如果菜做得不好,不管是誰都會有意見。

當然只要不是難吃的不能入口她也會勉強填下肚子,不過剛才吃飯的時候她並沒有說什麼,由此可見還是滿意的。

「不難吃。」

清水熏只給出了最低標準的評價,在他開口之前又平靜地說道:「我有事和你說。」

「請講?」

北條誠眨了下眼睛。

「我今天滿足你的要求陪了你一整天了吧?」

清水熏輕描淡寫地說道。

「你為我排解寂寞我很感激。」

北條誠見她這副表情,自覺地正襟危坐,也不敢亂說話了。

「還有四天就是新年了,我接下來會一直很忙,沒有時間搭理你。」

清水熏繼續說道。

「沒有關係,你處理自己的事情就好,我會每天等你回家的。」

他知道大家族在歲末的時候會有許多禮節方面的事宜。

「我的意思是,一直到過完年之前,都不會到這裏住了。」

清水熏吐字清晰的緩聲說道。

「誒……」

北條誠先是一怔,隨後又有些語塞,但最後還是露出笑容的說道:

「我知道了,也就這麼幾天的時候,我還是可以忍耐,不過新年當天,你媽媽會像是聖誕節那天一樣讓我過去吃飯嗎?」

他故作不在意的說着。

「就算是我父親,過年還是會回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清水熏目不轉睛地和他對視着。

「是我唐突了……」

北條誠低下頭歉意地道。

他知道在歲末打擾別人一家團聚是不禮貌的,就算是放在之前他和清水熏還是交往關係的時候也不太合適,更別說現在了。

看來今年也是要一個人度過?

「關於你變小的問題,就等到年後我再和你一起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我既然答應你就不會失約。」

清水熏抿了下嘴唇的看着情緒明顯有些低落的北條誠說道。

「麻煩你了。」

北條誠心不在焉的點了下頭,他的神色有些恍惚,說起新年他又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那個……」

清水熏張了下嘴,但是又說不出話,似乎是想要安慰北條誠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請不用擔心,我又不是小孩子,這幾天一個人我正好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北條誠笑着說道。

「去洗澡吧。」

清水熏猶豫着揮了下手的道。

「話說回來,學姐你說陪了我一天,其實還沒有哦。」

北條誠又擺出了看似一本正經實則居心不良的神情。

「你想表達什麼?」

清水熏盯着他。

「今晚也請讓我到你房間……」

北條誠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我拒絕。」

清水熏細眉緊鎖地看着他,眼中流露出了明顯的不悅,輕哼道:

「昨天晚上是你說和我一起睡可以彌補小時候缺失的愛,也不需要第二次了吧?那我沒有理由還和你同床共枕,希望你能明白我們現在的關係,我是願意幫你但不代表我有和你重歸於好的打算。」

「好吧……」

北條誠也有預料到她會這麼說,心裏雖然失落但也沒辦法說什麼,轉身走向了浴室。

「熏學姐的性子還真是有些陰晴不定。」

他在花灑下沖洗了一下身子后,就泡進了已經是二手狀態的浴池中,不過「女神自用」是加分項。

「剛才在逛街的時候對我特別好,現在又變得冷淡,是意識到了不該和我這麼親近才這樣的嗎?」

北條誠想到這裏又有些頭疼,到目前為止他的戰術還是非常成功的,至少熏學姐已經沒有像剛分開那會無視他了。

不過他能憑藉現在的姿態博得她的疼愛,但是這也是暫時的,他恢復之後這一切又將結束。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