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讓蒼雲商盟向父親和韓盈傳遞自己的消息,也讓秦沖糾結了好久,雖然已經想盡辦法保密了,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時間久了說不定還是會泄露出去一些蛛絲馬跡。

不過真到了哪一步,秦沖也想看看那些人為了對付自己會不會追到這東海。

秦沖也早早做好了打算,等熟悉了這裏的環境之後,便開始準備尋找進階金丹的機緣,首先就是想辦法弄到輔助結丹之類的丹藥。

再者等自己達到築基期巔峰之後,便開始修鍊那真極地龍經,也算是對進階金丹有些幫助。onclick=”hui”。聞言,蘇禹瞥了一眼旁邊的燃香,果然此時香已將燃盡,最後一點火苗剛好湮滅。

可惜了。蘇禹搖了搖頭,吳輝這種人,留下必為後患,他隨意地揮了揮手,圍繞在吳輝首診的銀針頓時一陣翻飛,隨即再次變回了最初的幾道銀光,飛回了蘇禹的手裏。

只不過,其中的一根十分細小的銀針,……

《丹道至聖》第四百零四章廢 媽呀!

這個帥哥是傳聞中的那位褚少,惠生公司幕後的大boss!

嗚嗚嗚,媽媽,這次新工作又要丟了!

至於其他的面試者,此時早已經傻眼了。

沒有人不知道「褚少」兩個字,代表着什麼。

在海城,能配得起這個稱謂的,只有一個人——褚氏集團的掌權人,褚臨沉!

這些人想起他們剛才說的那些話,哪還有心思迎接即將開始的面試,他們只想知道,得罪褚少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張邵安三人渾然不覺氣氛的異樣。

甚至,張紹安還主動邀請道:「褚少,我們正好馬上有一場面試,您要不要看看這次應聘的新人?都是頂尖學歷的。」

「好啊。」褚臨沉爽快應下。

在眾多面試者瑟瑟發抖的目光中,他邁着筆直的長腿,神色冷厲地走進了面試室。

首發網址et

張邵安等人緊隨其後。

四人背影剛消失在門口,走廊上排著隊的面試者們紛紛炸鍋了。

「完了完了,這次的工作肯定沒戲了。」

「是啊,誰知道他竟然是褚少!」

「我不敢進去了,我腿軟……」

甚至有人已經雙手合十放在心口,禱念起來:「菩薩保佑、佛祖保佑、耶穌保佑!」

唯有秦舒,默默地站在隊伍後面。心裏有些好奇,褚臨沉居然會親自參與面試。

「妹子……剛才實在是對不起,我說話太難聽,我向你道歉!」

微胖男排在秦舒前面,此時扭過頭來,臉色漲得通紅地看着她說道。

秦舒淡淡地看着他,抿著唇沒說話,其實並不想理會他。

微胖男眼裏多了一絲請求意味,猜測道:「看你剛才和褚少走得那麼近,你們就算不是男女朋友也是認識的吧?能不能幫忙求個情,我為這場面試準備了特別久,不想就這麼被踢掉……」

他一開口,其他人也紛紛把目光看向了秦舒,跟她道歉,請她幫忙向褚臨沉說幾句好話。

秦舒有點無奈。

她想了想,說道:「放心吧,他這個人公私分明,只要你們拿出真才實學來,符合招聘要求,他不會特意給你們穿小鞋的。」

這是她的真心話,在她心裏面,褚臨沉是個有原則的人,肯定會公事公辦。

但是,最後的結果卻讓她有點兒傻眼。

面試者們一個個哭喪著臉出來,被拒絕的理由五花八門。

「褚少說我只會讀書,不懂靈活變通。」

「我引以為傲的演講能力,居然被褚少嫌棄話太多?還勸我少說話多做事!」

「我被褚少嫌棄字寫的太丑……」

最後出來的是先前直勾勾盯着褚臨沉的女人,她哭得最狠,妝都花了。

「褚少說我長得丑!啊、我不想活了……」

還么來得及進去面試的微胖男看到這一幕,心都涼了。

他幽怨地看了秦舒一眼,最後硬著頭皮邁進了面試室。 第133章這些年,過得好不好

封筱筱往後退了兩步,沒有接受封簡帛的擁抱。

封簡帛雙臂尷尬的懸在半空,「筱筱……這些年,你去哪兒了?爸爸怎麼都找不到你,你也不往家打個電話……」

「哼。」

封筱筱哂笑。

「打電話?給誰?」

封簡帛這下臉微笑都維持不住了,「筱筱,你還在怪爸爸?可是,爸爸真的是為了你……」

「別說了。」

封筱筱擰眉,打斷了他。

「我不是為了四年前的事情回來的,都已經過去的事情,還提它做什麼?」

傷害已經造成,不可彌補。

她離家出走,無奈嫁人……

而始作俑者封輕輕,還在這個家裡好好的生活著。多麼諷刺,多麼可笑?

「對對對。」

封簡帛連連點頭,「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筱筱……你回來就好。走,跟爸爸進去。」

封簡帛拉著封筱筱往裡走,很是興奮。

「謝芸,輕輕……你們看看,誰回來了?」

謝芸和封輕輕站在玄關處,笑的一臉尷尬。

謝芸笑著搖頭,戲味十足,「簡帛,我們都知道了,門鈴不還是輕輕應的嗎?」

說著,上來拉住封筱筱。

「筱筱,你這孩子,這些年去哪兒了啊?我和你爸爸,還有你妹妹輕輕,都很擔心你,沒有一天不在想著你……你這孩子,也不知道跟家裡聯繫。」

「呵。」

封筱筱哂笑,「我和你聯繫什麼?你又不是我媽。你的女兒,不是封輕輕嗎?」

此言一出,空氣突然安靜。

封簡帛皺著眉,不發一言。

「你……」謝芸臉上掛不住,「筱筱,不管你信不信,我可是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

「哦?」封筱筱勾唇,「是嗎?」

「當然。」謝芸連連點頭。

封簡帛也幫腔,「筱筱,別的不說,你阿姨對你還是很好的,你忘了,小時候,你和輕輕要同一個玩具,你阿姨都是讓輕輕讓著你。」

「哦,這樣啊。」

封筱筱不以為意,撥了撥鬢髮。

「可是,我自己的媽媽,會眼睜睜的看著我被人欺負了,卻絲毫不在乎?還逼得我離家出走?」

瞬時,空氣再度凝滯。

「筱筱,這件事……」封簡帛很痛苦的搖頭,「是爸爸不好,但爸爸真的是為你考慮……」

「我回來,是因為媽媽的事。」

封筱筱生硬的打斷他,秀眉緊蹙。

「我聽說,你要給媽媽遷墳?」

「呃,是。」

封簡帛支吾著點頭,「筱筱,來,坐下說,別站著……你這麼多年沒回家,讓爸爸好好看看你。」

封筱筱忍著氣,在沙發上坐下。

「筱筱,你這些年,在哪裡?過的好不好?」

封筱筱實在不想跟他說這些,自從她從這個家門走出去,她就和這家人沒關係了。

最親人的,往往傷人最重!

但看謝芸和封輕輕一臉看戲的表情,封筱筱又怎麼能讓她們得逞?

封筱筱想了想,「就那麼回事吧。當然不比家裡。」

隨意的一句話,卻讓人浮想聯翩。

封簡帛嘆息,「是爸爸不好,讓你吃苦了。」

「姐姐……」

封輕輕突然開口,「我好像在哪裡看見過你,不知道是不是我認錯了?」

。2016年9月10日。

北京時間凌晨02:00。

維爾廷斯球場。

再過半個小時,德甲聯賽第二輪的一場重頭戲就要在此上演。

沙爾克04主場迎戰拜仁慕尼黑。

整個維爾廷斯球場已經成了藍色的海洋。

差不多50000名觀眾發出的聲浪震駭人心。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16做客維爾廷斯 「那個小子自己看的清楚,你放心吧!」納蘭珉皓看著遠方,笑著說道:「而且你對他就這麼沒信心?」

「那他畢竟還是個孩子而已不是嗎?」千帆搖搖頭,無奈地說道:「你啊,永遠都是這麼理智。」

「我不理智的時候多了……」納蘭珉皓咕噥著,似乎不贊同千帆的話。

「我怎麼沒見過你不理智的時候?」千帆側頭去看他,見他不答話便往前走去,卻聽納蘭珉皓在後面嘟囔著:「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從來都沒理智過啊……」

千帆頓時笑了起來,抬頭看著湛藍的天空,微微笑道,是啊,不單單是納蘭珉皓,她不也是一樣嗎?也許遇到納蘭珉皓才是她重生的真正意義所在。

七年後。

「母后!你看二哥的新畫冊又出來了!」這時的納蘭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看上去溫柔美麗,只不過在千帆面前可就原形畢露了,一陣風似的跑到坐在亭子里的千帆身邊,將手裡的畫冊遞給千帆說道:「尋兒說現在二哥的畫冊都賣到了十兩紋銀呢!」

「這次是什麼故事?」千帆抬眸看了一眼封皮,笑著說道:「我原本還以為你莉莉阿姨只是愛玩,沒想到還挺有才華,寫出來的故事都是那些閨中女子愛看的!」

納蘭霜在七年前去了殷莉莉那裡之後沒多久,殷莉莉便出了一期畫冊,一開始就是簡單的才子佳人的故事,那個時候納蘭霜還比較小,所以畫冊里反倒是以白默凡為原型,有圖有字,立刻就在那些女子之間流傳開來。

而洛小鯢似乎深刻遺傳了自家娘親的編故事細胞,專門寫男子建功立業的故事,而且還跟岳冷宇合作,賣到書院里去,到頭來反倒是比他娘親賺的還多,但是到底姜還是老的辣,殷莉莉培養的納蘭霜華麗麗的出師了,於是以在翠煙的幫助下,以納蘭霜為原型的彩色話本風靡大江南北。

其實殷莉莉寫的大都是套用了韓劇的模式,一次只出一集,而且還限購,導致了納蘭霜的話本脫銷,而且預定量越來越大,而殷莉莉更是在千帆入股的形勢下,一口氣在湟源國上下開了百十家內衣店和美髮店,每家店都是美男子或是美女,可謂是引領了湟源國的時尚潮流,連洛小鯢都不得不佩服自家娘親吸金的本事真是無人能敵。

千帆看著畫上的納蘭霜已經褪去了第一本時的青澀,眉宇間盡顯成熟,不禁嘆口氣說道:「算了算,他也好久沒有回京了,這個臭小子,從小就不安分,沒想到還就是他走的那麼遠!」

「母后,今日大哥跟父皇一同去賽馬你猜誰會贏?」納蘭看到千帆似乎又想起納蘭霜,連忙岔開話題說道:「我打賭父皇能贏!」

「我賭傲兒能贏!」千帆笑著說道:「你說,賭多少兩銀子?」

「一兩!」納蘭立刻毫不遲疑地捂著自己的荷包說道:「多了沒有!」

「公主你真是太小氣了,昨日四皇子不才給了你一百兩讓你去買好吃的!」一旁的翠柳立刻笑著說道:「這會跟皇後娘娘賭竟然就賭一兩銀子?」

「啊!翠柳姑姑,你竟然笑我!」也許是在皇室太久了,他們的稱呼都慢慢改了過來,但是感情卻沒有變,納蘭不滿地嘟起嘴巴說道:「人家好窮的,所以就賭一兩銀子!」

「你不要後悔啊!」千帆笑著說道:「真的就賭一兩銀子?」

「當然!」納蘭立刻應聲,正好看到納蘭傲和納蘭珉皓抹著汗走了過來,連忙跑到他們面前問道:「爹爹,大哥,你們賽馬誰贏了?」

「當然是父皇了!」納蘭傲笑著拍拍她的頭說道:「難道你以為我能追上父皇?」

「哎呀,我早知道該和母后多賭一些銀子的!」納蘭立刻懊悔地說道。

「給,一兩銀子,我可是問過你後悔不後悔的!」千帆笑著挽住納蘭珉皓的胳膊,將自己和納蘭的賭約說了一遍,納蘭珉皓立刻說道:「回頭給你一百兩,下次要賭我贏才行!」

「啊,真是太不公平了,娘親你跟我賭銀子就輸了一兩,結果父皇又給了你一百兩,不公平啊!」納蘭哀怨地喊道。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