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已經懵逼了。

救命之恩?

教皇?

小舞跟她母親?

這都啥跟啥啊?

誰能給他解釋一下這都啥情況啊?

「小舞,你這是……」

「三哥,是這樣的……」

小舞躊躇了一會,開始講述她曾經和比比東的故事。

只不過是以她的視角來的。

夏天靈聽了一會,發現跟神界傳說中小舞的自述描述的差不多,只不過多了一些有的沒的細節。

一邊聽著小舞講,夏天靈一邊將腦海中一些雜亂無章的線索串了起來,形成了完整的新劇情。

比如說……

千尋疾到底是怎麼死的。

比比東第一武魂的第九魂環和兩塊十萬年魂骨到底是誰給她獵殺的。

這個事夏天靈糾結了好久。

要說以比比東當時魂斗羅的等級,怎麼也不可能殺得了千尋疾才對。

哪怕他已經重傷,哪怕是偷襲。

魂斗羅跟超級斗羅之間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更何況千尋疾還拿著天使聖劍呢。

現在經過小舞的描述,他已經全明白了。

當年千尋疾先是當了密室斗羅。

絕望與怨恨充斥內心的比比東自暴自棄,進入了殺戮之都一心求死。

在理智陷入瘋狂之際,她強大的天賦和適配的內心接觸到了留在殺戮之都內的羅剎神意念,因而成為了羅剎神的傳承者。

有了羅剎印記保護之後,比比東這才成功從殺戮之王手中脫身。

數年之後,千尋疾去了七大魂師家族試圖討要一些什麼東西,結果被打成了重傷瀕死。

回到武魂殿,在他傷勢還沒好利索的情況下,又傳來了還是魂斗羅的唐昊攜阿銀遊歷大陸的事情。

為了這塊行走的十萬年魂骨,也有可能是為了給比比東搞魂環,千尋疾帶著一幫人前去找茬。

結果不料唐昊已經八十九級,阿銀在絕望之下直接獻祭。

掛著十萬年魂環的唐昊瘋狂炸環施展大須彌錘。

他在強行擊殺了一名封號斗羅的同時,又將本就重傷未愈的千尋疾再次錘成了重傷。

兩次重傷疊加起來,哪怕是超級斗羅也頂不住。

Debuff拉滿。

因此千尋疾的實力進一步降低。

正巧這個時候,比比東借著羅剎神考突破到了八十九級,需要獲取屬於自己的第九魂環。

千尋疾擔心日漸強大的比比東出了武魂殿的門就一去不復返,於是決定強撐著身體親自帶人陪著比比東去星斗大森林。

表面上是陪同,實際上則是監視。

此時已經與羅剎氣息結合的比比東腦子裡完全被仇恨所充斥,無論如何也要殺千尋疾於後快。

於是,她以各種手段帶領著武魂殿的這一伙人一同向著當時的生命之湖處走去。

他們一行人路過的時候被當時還未化形的小舞發現。

那時候生命之湖的霸主還不是未到十萬年的大明和二明,而是別的十萬年魂獸。

那是一頭極為強大的死亡蛛皇,已經無限接近於凶獸的等級。

哪怕小舞的母親已經渡過了二十萬年的天劫也不敢輕易接近。

果不其然,死亡蛛皇這種詭異而又強悍的魂獸輕而易舉的擊殺了武魂殿的所有人,並且在跟千尋疾的碰撞中重傷垂死。

等候多時的比比東偷襲結果了千尋疾的性命,並殺死了死亡蛛皇獲取了十萬年的第九魂環。

強烈的不甘與強大的修為讓這頭死亡蛛皇掉落了兩塊手臂魂骨。

劇烈的靈魂震蕩和魂骨魂環蘊含巨大的魂力衝擊差點要了比比東的命。

手無縛雞之力的比比東接連受到高等級魂獸的襲擊,瀕臨死亡。

重傷垂死的的她為了躲避核心區域里其他的高等級魂獸,慌不擇路的闖到了小舞生活的地方。

比比東當時似乎已經破罐子破摔,竟然破天荒的開始自言自語。

她想讓小舞這隻小兔子救救她。

當時已經極為接近十萬年修為的小舞聽不懂人話,但是能看懂比比東眼神中的哀求。

在她昏迷之後,小舞找來了一些靈藥餵給了比比東,竟然真的救回了她的命。

小舞的母親回來以後,比比東跟她進行了一些交流。

她想用魂導器中的珍稀資源換取小舞的母親救她。

出於某種原因,小舞的母親同意了。

在比比東療傷期間,小舞也逐漸學會了人類的語言。

小舞對人類世界的嚮往也是出於比比東口中一個個豐富多彩的故事。

在比比東傷勢恢復之後她便離開了。

無限接近與凶獸級別的魂環有多強毋庸置疑,對普通封號來說無疑是降維打擊。

這枚強大的魂環也給當時的比比東提供了巨額的魂力與精神力提升。

夏天靈猜測,比比東當時的實力至少能夠穩壓超級斗羅。

否則長老團和供奉殿不會同意比比東出任教皇之位。

千道流也不可能單憑一絲神力氣息就讓一個初入封號的人登頂武魂殿權力的巔峰。

正如他所猜測的那樣,回到武魂的比比東以強大的實力坐穩了教皇的寶座。

千道流雖然隱隱能猜出一些事情的本身經過,但他對於千尋疾這個完蛋兒子也早就有所不滿。

再加上他察覺到了比比東身上羅剎神考的氣息和強悍的實力,因此便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只要天使神的傳承能傳下去,武魂殿能發揚光大,千尋疾死不足惜。

在比比東走後的時間裡,小舞藉由她留下的大量資源完成了晉級十萬年魂獸的最後一步。

小舞的母親在教導完她一身本領之後便動身前往了大凶之地,也就是帝天等人吸蟲子的地方尋找小舞失蹤多年的父親和四個哥哥。

果不其然,被一頭凶獸給吃了。

大明二明目睹了全過程。

兇手疑似為想要擊敗帝天的熊二。

再之後,久等母親不回來的小舞壯著膽子走進了核心區的範圍,結果差點被一頭暗金恐爪熊擊殺。

好在大明二明及時趕到救下了她,同時也告訴小舞她母親已經死亡的噩耗。

難以接受母親死亡這個現實的小舞不想再留在星斗大森林這個傷心的地方,她想起了比比東口中豐富多彩的人類世界。

於是,這隻十萬年的小兔子化作人形,踏入了人類世界。

結果……

結果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不可救藥的愛上了唐三。

夏天靈有些惡趣味的猜測。

也許是唐三的殼子里裝著一個三十多歲成年成熟男人的靈魂。

童年時期缺少父愛的小舞錯把這種兄妹情當成了父愛的替代品。

再加上本身她就對愛情是個什麼玩意沒有一丁丁點的概念。

所以迷戀上唐三似乎倒也有些情理之中的意味?

咳咳……

就在夏天靈腦洞又已經突破了天際的時候,小舞已經完成了講述。

加上了比比東的一些補充,唐三唐昊父子二人已經陷入了獃滯。

沒想到比比東和小舞之間還有這麼曲折離奇的經歷呢? doremi一腦門子問號。

它看著小藍,眼睛里的疑惑幾乎凝為實質。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只閉關了一段時間,但doremi突然有種自己跟不上時代了的感覺。

迪恩也有些無奈。

自從他教了小藍什麼是「內卷」以後,它就多了這麼個給人扣高帽子的技能。

什麼都能想到卷上面去。

平心而論,他不過是讓小藍一天看兩本書,同時開發一些諸如煉藥這樣普普通通的生活技能而已,這麼輕鬆的任務,有什麼好卷的?

還有doremi,也不過是閉關苦練了一段時間,每天進行十五個小時以上的技能修習而已。

這也能卷的起來?

迪恩毫不臉紅地做著禽獸發言,一副黑心資本家的醜惡嘴臉。

感知到他的想法,小藍抖了抖手中裁成小塊的報紙,露出了看上去十分大逆不道的表情。

遲早有一天,它要被迪恩氣到跟他的頭髮同歸於盡。

然後讓這個男人,光著頭向它懺悔!

小藍咬緊牙根,露出了明顯是拒絕交流的姿態,看它這副模樣,被苦修憋狠了的doremi也沒愣多久,很快就緩過神來,覺得自己討了個沒趣后,又回到迪恩身邊,像個加濕器一樣跟他抱怨起自己這段時間閉關的辛苦來。

迪恩一邊按照原計劃,向其他房間轉移,一邊耐心地聽它發牢騷。

doremi這次去閉關,是他的主意。

藍星里那些穿越前輩教給迪恩,凡事都要學會留底牌。

一個沒有底牌的穿越者,就像是赤條條地上街遊行一樣,毫無安全感可言。

所以迪恩居安思危,覺得自己還需要再提升一把,就將doremi打發到了選育屋某個還沒有開發的角落裡,去閉關修行了。

也是因為這個,這段時間都沒人見到過doremi,為了不打擾它,迪恩連選育屋重新開業的事都沒說。

直到今天,它掌握好了最後的兩個技能,才正式出關,結束了漫長的苦修。

因為得到了好的結果,所以迪恩對它耐心十足,連點頭時的敷衍都略微少了一些。

沒法離開迪恩太遠的小藍坐在卡娜的頭頂,跟著一起來到了末尾的房間。

這個房間是迪恩特意找好的,裡面的窗帘,只要一拉開,就可以直接看到對面一樓的場景。

迪恩透過玻璃,看到精靈們在選育屋中轉了好幾圈,問來問去,磨蹭了許久后,頂著露西和羅南詢問的眼神,買了兩隻小葯猴。

那扣扣搜搜的模樣,看得迪恩一陣牙酸。

要不是確認小葯猴自己沒什麼抵觸,甚至態度還挺積極的,迪恩早就把他們掃地出門了。

送走這幾個吝嗇鬼之後,選育屋就再沒出什麼幺蛾子了。

開業的第一天,最終在露西滿臉疲憊地掛牌,以及匣整點升起的結界中,順利結束。

迪恩看著剛好走到下午六點的指針,既為下班而感到放鬆,又覺得這種時間分佈,有點不太合理。

以後魔寵多了,可以考慮重新規劃時間,開個限定場。

午夜限定、季節限定等等,在不同的時間,銷售不同類型的魔寵,絕對比一成不變的經營更能刺激到消費者的購買慾。

他這麼想著,坐到了擺滿豐盛餐食的桌子上,抬眼向萊茵娜和兩名學徒看去。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