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雯也是跟着葉天傾,見識過一些場面的,知道葉天傾要開始教訓光頭了。

所以便是非常聽話的答應一聲,旋即便閉上眼睛,兩隻手捂住耳朵。

「咔嚓!」

就在李子雯捂住耳朵,閉上眼睛的剎那,葉天傾還釋放出真氣,保證讓她不會聽到慘叫聲之後,便是立即行動起來。

他抬腳就踩在光頭的小腿上面。

伴隨着清脆的骨折的聲音,光頭眼珠子瞬間瞪圓,劇痛也瞬間衝擊他的腦海。

「啊……」

他控制不住自己,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整個人的臉色,也在剎那間蒼白起來。

這是因為劇痛而蒼白的臉色啊。

「啊,啊……我的腿,你,你……竟然敢踩斷我的腿,你……」

他慘嚎著。

葉天傾沒有搭理他,也沒有在意他如何慘嚎。

只是緩緩的再度將腳踩過去。

「咔嚓!」

隨着一聲清脆的聲響起。

光頭的另一條小腿,也被葉天傾踩斷。

光頭疼的險些死掉。

「啊,啊……我的腿,我的腿啊。」

「你,你……」

他難以置信的看着葉天傾,真的是不敢相信葉天傾竟然真的敢將他的腿斷掉。

「我不殺你,放心就好。」

「因為我若是想要取走你的姓名的話,那真的是太簡單了,而且也真的是太疼快你了。」

「倒不如像是現在這樣,你可以多承受一些疼苦。」

葉天傾笑着開口,在光頭看來這就是惡魔的微笑。

。 隨著李舟讓唯希發布了內部通告后,瞬間整個未來科技大廈都安靜了下來,彷彿這一瞬間,被某種強大的力量按下了時間暫停鍵。

李舟的一盆冷水,瞬間讓所有員工都冷靜了下來,內心更是忐忑不安。

也許大家對自己的個人徵信積分有信心,但是自己的家人呢?

對於自己的家人都是什麼樣的人,自己又怎麼會不清楚呢!

正因為清楚,所以一些人變得愁眉苦臉,內心焦急不安。

一旦家人中真的有……自己該怎麼辦?又該如何抉擇?

一時間,大家臉色各異的登錄官網查詢了自己的積分后,又開始不斷的給家人打電話,要來身份證號碼查詢積分。

辦公室里,李舟正看著網路上網友們的評論。

文件下發短短不到半個小時,一個又一個精彩的文件解析文章出現在網路上。

甚至還有一些人大膽的猜測了國家的下一步計劃。

如此同時,國外各國的網路上同樣熱鬧非凡,不過和國內相比,國外的網路上居然還存在不在少數的網友揚言這是國家的一場騙局,大家千萬不要相信。

不出意外的,一些國家出現了混亂,甚至一些國家還出現了遊行!其中就有號稱自由的米國。

和國外比起來,國內簡直和諧的不得了,除了在街道上,每隔一段距離,百姓們能看到一位持槍的士兵,所有人還一如既往的照常生活。

對於國外網友們的疑惑,國內網友們紛紛表示在沒有得知自己具體要做什麼之前,不正常生活還能幹嘛?

李舟看到這條評論的時候,會心一笑。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每當災難來臨的時候,國人就會上下一心,共同面對災難。

從古至今,歷來如此!

就在這時,李舟辦公室的門被一腳踢飛。

李舟目瞪口呆的看著倒塌下來的原木木製門,一手指著女漢子丫丫,嘴裡半天都沒蹦出個字來。

這可是原木的啊!可不是廠里壓縮木灰而製成的垃圾木門。

孫楠這個時候哪裡管得了那麼多,只認為是門的質量不行,不然怎麼輕輕一腳門就倒了。

「舅舅!舅舅!五十年後中子星就到了,我們什麼時候乘坐飛船逃跑啊?」,孫楠大氣喘喘的拽著舅舅李舟問道。

李舟指著丫丫無與倫比的說道:「你……你……你……一腳就把門踢翻了!還有什麼叫乘坐飛船逃跑?我們那是叫戰略性撤離!」

孫楠擺擺手,「哎呀,區別不大啦,反正都是一個意思,咱們要跑路!」

倒在地上的門,再看看哪裡有一點淑女樣子的丫丫,李舟生無可戀的一屁股坐到了辦公椅子上,兩眼無神。

「你急什麼?這不是還有五十年嗎?」

「不是,舅舅!五十年中子星可就到太陽系了,真到那個時候再逃跑,那可不一定能跑的掉了!別的不說,一旦中子星進入太陽系,那麼飛船的速度必然會受到中子星的引力影響,運氣不好的話,飛船可能還會被引力捕獲。」孫楠一臉誇張的解釋道。

躺在辦公椅上的李舟瞥了一眼丫丫,「懂的還挺多嗎?」

孫楠自信的點頭,「那可不是!」

「放心,只要藍星還沒爆炸,絲毫不會影響你上大學。」

孫楠拽著舅舅的手,不停的晃悠撒嬌,「舅舅,你就跟我說一下咋們什麼時候走唄!」

「怕死?」

孫楠訕訕一笑。

「有那麼一丟丟!主要是我我覺得吧,我還年輕!」

「差不多五年吧,最遲也不會超過五年!到時候,我們會是第一批撤離的飛船。」

有一句話,李舟沒跟丫丫說,那就是雖然到時候會是和其它同一批飛船同時啟航,但是因為官方的飛船一開始使用核爆加速,所以開始的時候官方飛船會跑到前面。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諾亞方舟六十會慢慢追趕上,經過交匯后,再超過其它所有飛船。

孫楠苦著臉,嘴裡不停的念叨:「五年啊?看來大學是跑不掉了。」

「不出意外,從你們這一屆的大學生開始,大學所學的課程會發生重大改變,並且學習任務更加繁重。因為你們的學習能力最強,到時候,飛船上許多的崗位都需要高科技人才擔任。」

「啊?」

就在這時,唯希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

「老闆,剛收到了一份紅頭文件,請及時查收。」

唯希語音剛落,李舟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就響起了熟悉的手機鈴聲。

李舟坐正身體一看,喔吼,果然是袁敬松的。

小手輕輕一劃,李舟接通了袁敬松的電話。

「喂?」

「我發了一份文件給你,你查收一下!」

袁敬松頓了一下,怕李舟不重視,便繼續說道:

「正常來說,這樣的文件我都是要親自送到你手上的,但是你知道的,現在太忙了!」

「沒事,文件我剛剛收到了,你忙,我先掛了,研究研究文件。」

掛斷了袁敬松電話后,李舟打開了電腦查看紅頭文件內容。

一旁的孫楠眼睛一轉,踮起腳尖,伸頭偷看。

李舟一手就將丫丫的腦袋推了回去。

然後臉色凝重的說道:「這是你能隨便看的嗎?你媽在食堂里忙的不得了,你也不知道去幫幫忙。」

「還杵在這裡幹嘛?上去給你媽幫幫忙!這麼大的個人了,一點不懂事。」

孫楠撅了撅嘴,扭頭就走了,離開時,還不忘踢了一腳扒在辦公桌下打盹兒的大黑。

「大黑,走了!」

看著丫丫和大黑踩著門離開后,李舟對周松說道:「趕緊的,把門給我重新安上,讓員工看到,就丟人丟大發了。」

這時,李舟才認認真真的閱讀紅頭文件上的內容。

文件上的內容不多,甚至還不到一百個字,但是李舟卻反反覆復讀了好幾遍。

李舟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突然讓我生產那麼多的端粒修復酶,難道是要免費給全國人民使用?」

搖了搖頭,李舟覺得應該沒有那麼簡單。

要知道,有時候免費可不一定是好事,尤其是端粒修復酶這樣的東西。

國家不可能不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的。

說明……國家對端粒修復酶有大用。

忽然,李舟想到了一種可能!

中子星五十年後才到,我死後,哪管他洪水滔天。

可是,如果五十年後還有希望或者呢?

7017k 老車夫死了,小書童當然也跑了,就在這時,任意看向了樹林……

順着他的目光看去,接着就聽見有人在咳嗽。一個穿的又臟又舊,渾身又臭又髒的流浪漢,不停的咳嗽著,從樹林里走出來。

燕十三根本沒發現這人,在樹林里好像也根本就沒有這人,可是現在這個人卻是從樹林里走出來了。

他走得很慢,咳嗽得很厲害,他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一般。

無論是地上的屍體,還是站着的活人,亦或者官道上的馬車,什麼都沒看在他眼裏,他的眼睛只看着路。

這條路與他們是相反的反向,他們要去神劍山莊,而他似乎就從那來。

任意忽然問道:「你要去哪?」

流浪漢停下了,一臉茫然的看着他。

任意微笑道:「我打算去神劍山莊,我會劈碎『天下第一劍』那塊匾。」

流浪漢的臉色微微一變,轉瞬又恢復成那茫然的模樣……

任意輕嘆道:「看來你還是沒話說。」

他的確沒有話說,神情也再沒有了變化。

「你走吧!」

流浪漢轉身就走……

燕十三有些奇怪任意為何會與個流浪漢說話,他也奇怪流浪漢剛才為何會變了臉色。正想追過去攔下流浪漢,可這個人卻已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燕十三問道:「那個人是誰?」

任意淡淡道:「你一定不想知道他是誰,會駕車吧,我們該走了。」

人已進了車廂,他沒機會再拒絕,只能坐上了車架。

馬鞭響起,馬車緩緩開始了移動;而在車廂內,一個很曼妙的美人正坐在任意對面,瞪着一雙同樣曼妙的眼眸,正看着他。

「你……你一點也不驚訝?」

任意道:「知道的多,就沒什麼好驚訝的。」

美人道:「你知道我?」

任意笑道:「你叫薛可人,是夏侯星的妻子。他死了所以你就打算跑,可你沒想到夏侯飛山竟然連我這個殺了夏侯星的人都不顧,反而先去把你抓回來。」

薛可人驚訝道:「你真的知道很多。」

她輕輕一嘆,繼道:「我的確沒想到他會先抓我,我跑過很多次,可每次都被他抓了回來,你說那車夫叫夏侯飛山?」

任意頷首道:「夏侯飛山是『夏侯世家』家主夏侯重山之弟。二十年前他失蹤,是因為他和他大嫂有私情。他失蹤后又悄然回來,屈身為奴,騙過夏侯家所有人,又是因為夏侯星是他的兒子,而不是夏侯重山的。」

薛可人目瞪口呆道:「你連這樣的事都知道?」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