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璃起身:

「走吧。」

……

下去跑個步,回來再寫第二更,新書試水推期間求追讀,求推薦票,感謝大家! 正方演藝中心,賽場上。

雲歌站在趙銘的身後,彎著腰看他面前的屏幕,第一局比賽GMO戰隊位於紅色方,OZR戰隊位於藍色方。

OZR戰隊首Ban大樹,雲歌拍了拍趙銘的肩膀,然後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趙銘,看來對面發現你才是我們戰隊的定海神針,居然都開始針對你的大樹了。」

「別開玩笑了,雲哥,我們要Ban什麼。」

「既然如此,那就跟他們玩玩,我們也Ban上單,Ban人馬和慎。」

趙銘雙手連彈,將OZR上單Kaiser擅長的人馬和慎送上了Ban位。

人馬這個英雄是S5上單的熱門英雄,推線快,身形靈活,能強開團,是上單位置一個很好的選擇。

慎這個英雄就不用多說了,四保一優質英雄,大招全地圖支援,控制和坦度都是上單中的佼佼者,對OZR戰隊這樣以下路為核心的戰隊來說,非常合適。

「有意思!OZR和GMO兩支戰隊發揮比較亮眼的都是下路吧,現在他們居然開始圍繞上路做BP,這讓人有些看不懂。」

娃導看著兩個戰隊的BP,一頭霧水,於是發出了疑問,希望身旁的米人都給自己解釋一下。

「我覺得可能是雙方教練組對自己的下路雙人組都比較自信,認為他們能夠打出優勢,所以才將BP的中心放在上路,希望能夠抑制對面上單的發揮。」

米人推了推臉上的黑框眼鏡,然後給出了一個合理的推測,但是他的心中依舊充滿了疑惑。

「OZR對自己的下路有信心我能夠理解,畢竟從之前的比賽中,我們能夠看到AK47這名AD選手強悍的對線風格,可是GMO戰隊的下路只能算是中規中矩。」

「他們憑什麼覺得自己的下路能跟AK47硬碰硬?」

娃導說出了米人心中疑問,從之前的表現來看,GMO戰隊的AD韓軼雖然是一位老將,可是跟AK47這種天賦異稟的選手之間,還存在著肉眼可見的差距。

就在兩位解說陷入思考,不理解雲歌為什麼對下路這麼自信時,OZR戰隊再次進行BP,他們Ban掉了沙皇和妖姬,將BP打到了中單上面。

雲歌見此笑了笑,依舊不為所動,第三手Ban位繼續給到了上單,Ban掉了泰坦,只不過這個BP讓娃導直接驚呼。

「我的天,這是在幹嘛?滑板鞋不Ban嗎?這可是版本第一的OP英雄,要是放給了AK47,GMO戰隊的下路不好打吧,雲歌教練這是怎麼想的?」

娃導的表情非常疑惑,不過話語中有些遲疑,似乎在顧及雲歌教練的名聲。

如果說的直白一點,就差直接問雲歌到底懂不懂BP,這個版本居然敢放滑板鞋,而且還是放給了對線能力超強的AK47。

「可能是雲歌教練有後手,覺得自己戰隊能打滑板鞋?」

「滑板鞋要是那麼好處理,這個英雄就不是版本OP英雄了。」

米人剛想幫雲歌教練解釋一下,但直接被娃導揭穿,從他的語氣來看,娃導對於雲歌教練的BP水平非常懷疑。

果不其然,當GMO戰隊放出滑板鞋后,位於藍色方的OZR果斷首搶,拿下這個版本熱門英雄。

「我們拿錘石和挖掘機,還記得之前跟二隊的比賽吧,可以照著那局比賽的思路打。」

雲歌這時已經走到了下路雙人組的身後,他右手扶住徐樂的肩膀,在一旁跟他講解這局遊戲的重點。

「但是OZR戰隊的實力和二隊不可同日而語,因此你們下路前期要謹慎一點,不要大意,我建議你們將下路的突破口放在對面的輔助Like身上。」

徐樂點了點頭,對面的AK47的確很厲害,如果想要針對他,怕是有點困難,可是將目標放在輔助Like身上的話,他還是有點把握的。

「GMO戰隊選擇了挖掘機和錘石,這兩手選擇完全沒有任何問題,都是版本強勢的英雄選擇,只是這並沒有辦法彌補下路和卡莉斯塔的差距。」

「OZR戰隊二三手拿下了豬妹和波比,這兩手選擇非常紮實,前排夠硬,開團能力也夠強,我個人比較喜歡。」

娃導和米人都表示比較看好OZR的陣容,豬妹和波比兩個大前排一選出來,就讓人感覺安心了許多。

雲歌仔細思索一下,對面的豬妹和波比兩個前排都夠肉,再加上滑板鞋也會搭配一個坦克輔助。

這樣的話,輪子媽一個人的輸出就有可能不夠了,中單也必須補上一定的輸出才行,那麼中單發條魔靈的選擇就不是那麼合適了。

發條魔靈是一個打爆發的AP中單,大招拉完后,持續輸出能力就不是很強了,而且身板太脆,不容易進行拉扯,不過中單位置上的英雄選擇還有很多。

蛇女,維克托都是不錯的人選,雲歌比較看好蛇女,畢竟面對OZR的開團陣容,如果能有一手反開的手段,會是不錯的選擇。

「周興,給你選擇蛇女的話,能不能打?」

「雲歌教練,能打是能打,只不過我最近沒練蛇女。」

周興聲音有些畏畏縮縮的,似乎害怕雲歌教練一個不高興,直接連人帶椅子把他抬下去。

雲歌打開自己的筆記本一看,臉上有些無奈,周興最近的個人訓練計劃中沒有蛇女的選項,看來訓練計劃還是有疏漏的。

「那就選維克托吧,我們拿維克托和輪子媽。」

看著GMO戰隊確定雙C后,OZR戰隊很快的就確定了最後兩手選擇,牛頭加璐璐,他們似乎早就有了決定。

雲歌眉頭一挑,第五手給趙銘挑了一個克制坦克陣容的巨魔后,雲歌教練第一次在教練席上BP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紅色方GMO戰隊:

上單:巨魔

打野:挖掘機

中單:維克托

AD:輪子媽

輔助:錘石

……

藍色方OZR戰隊:

上單:波比

打野:豬妹

中單:璐璐

AD:卡莉斯塔

輔助:牛頭

BP完畢后,雲歌趁著最後一段時間,繼續安排戰術,他站在鄭新陽和周興的身後,一手按住一個肩膀。

「這局遊戲的重點在下路,但是我對你們中野的要求也很高,你們不僅要壓制住對面的中野,還得保持對下路的照顧,尤其是周興,你要隨時做好去下路支援的準備。」

「另外,我再重複一遍,中期一定要聽從徐樂的指揮,五個人保持紀律性,統一行動,聽明白沒有!」

「明白了!」

「放心吧,雲歌教練。」「三對三對三?」

劉闖從空中落了下來,一時間還有些迷糊,但是很快就想通了琪琳口中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瞪大了雙眼,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琪琳。

「你,你又獲得傳承了?!」

他的聲音中帶着一絲顫抖,彷彿是遇到了無法相信的事實一般!

「嗯!」

琪琳興奮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六十二章懂不懂「最強」神奇寶貝的含金量啊! 水藤林的密,水藤林的深,水藤林的暗無天日幾度困擾著越軍。在今天的一番打鬥之後,越軍似乎找到了訣竅,明白只要把水藤林放倒,就什麼都一了百了,看你柬人還往哪隱身。

明白歸明白,辦法歸辦法。這麼大的水藤林怎麼放倒,難到說去雇傭大批農民工嗎?當然是不可能,想都別想。但越軍還是在一片倒塌的水藤林下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柬軍的影子,於是,這些越軍咬死了包括吳江龍在內的柬國民軍緊追不放。

吳江龍抓著AK衝鋒槍邊打邊撤。

水藤林是湖水縮小之後,在岸邊生長出來的一種植物。既然是在岸邊,當然會繞著湖水而轉,湖水面積擴大多少倍,它就會增加有更多的面積增加,總之,它是繞湖而行的一個圓率倍數算出來的面積。

水藤林生長的地方在早澇交替中有增有減,早季時大,澇時則少一些。特別是今年早情重,雨下得少,湖水自然濃縮較往年多,至此,這裡的水藤林勝過以往任何一年。

水藤林處於湖水與土地交接之間,所以,進入水藤林的地點一定是在岸上某處,並非什麼地方都可以進,可出來的地方那就多的去了,有可能是水上,也可能是水藤林內某一個不為人之的秘密之處。

前文說過,柬軍為了行走方便,在這裡已經開出了若干條小道。如果看過《水滸》傳里宋江三打祝家莊那一段,您可能立即會想到這些小道的作用,有時它真的會是座迷宮。

人類的靈性都是通用的,中國人能做的到,柬人未必不會想不出,只不過用的形式不太一樣,但效果會是相同,就一個字——迷。

吳江龍隨著這十幾個柬軍打來打去,也就是隨著他們幾個在水藤林里鑽來鑽去。打了一會之後,吳江龍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方,但他發現有一個問題開始出現了,那就是跟著他們的越軍沒有了。

怎麼回事,他們並沒有把這些越軍消滅掉,人去哪了。

越軍並沒走遠,還在這片水藤林內。他們追著追著,就失去了前方目標,明明看見十幾個柬軍進了這個地方,可他們趕來時人就沒了,順著小路走也是找不到,不僅如此,他們轉來轉去,怎麼也轉不出這個地方。

不是所有的水藤林都被越軍掀露了頂,凡是沒有被破壞的,裡面仍然是黑古隆咚,不是一點光沒有,但看上去卻是十分地模糊。

找不到人,來這裡幹什麼?

此時的越軍有些慌了,潛意識裡認識到自己是進了柬軍的迷魂陣。問題是想到了,可他們不肯承認。不就是一片破爛水藤林嘛!怎麼會有迷魂陣。但不信又不行,這裡一個柬軍沒有,只是他們這些被引進來的三十來個越軍。

柬軍人呢!都去哪了?

吳江龍和這十幾個柬軍並沒走遠,只是因為實力不如人,人數上又不佔上風,特別是擔心把越軍的大部隊引進來,那時候他們真的是沒什麼退路。這樣做,無非是想把這股越軍引的遠一點,遠離岸上,找一個合適的地點把他們消滅。

現在時機來了,越軍不但被困住,而且已經是深入到了外面越軍聽到槍聲卻趕不過來的一個地方。

好了,就在這動手吧!

柬軍的一個班長開始給柬國民軍戰士發信號。而此時,越軍毫不知情,還繼續在水藤林內找柬國民軍。

突然間,一個正在向前走的越軍腳脖子被什麼東西給絆住,他剛想低頭看看是什麼,就覺到腳底一空,整個身體失重被放倒了。他還沒明白怎麼回事,接著又被拖入了沒有路的水藤林內。隨後便聽到黑暗中傳來沉悶的一響,以後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這個聲音接二連三地來了好幾次,出現之後,行走在最後面的越軍准少一人。轉眼間,越軍的隊伍短了一大截。很快,越軍發現情形不對,明明知道後面有人,怎麼轉過一個彎人就不見了呢!緊接著便傳來越軍大呼小叫的聲音,什麼叫啊三的,叫三哥的,叫阮老弟等等。

但是,在他們喊過之後,他們想要找的人一個沒有回答。到這時,越軍才感覺不對頭。這三十來人的隊伍由李牧春這個排長帶著。到這時,他是越發的害怕,感覺著好像遇到了鬼。其實心裡很清楚,這不是鬼,是柬國民軍搗的鬼。

現在他不想再繼續追趕下去,想就此打住,趕緊退到林子外,與那裡的大部隊匯合。但是,越軍是進的來,可出不去,一個個都跟那鬼附體一樣,怎麼走都是在原地打轉。

這下越軍是真的急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怎麼也得想一條出路。還是那排長李牧春學歷高,點子也多。怱然想出來一個辦法。什麼辦法?

這裡不是黑嗎?看不出路嗎?那我就讓他亮一點,能看見裡面的所有景物,到那時,看你們老柬人還往哪隱藏。於是,他朝著不知所措的越軍大喊:

「捅天,捅天。」

天多高,是你能捅的著的嗎!當然不是,他說的捅天,其實就是讓這些越軍把頭頂上的大傘蓋捅破。

幾個越軍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端著槍便向上捅。

葉子是與枝蔓連著的,葉子青青,軟的很,你再怎麼捅也只能是捅個眼,他不會因為越軍的猛然用力而倒踏下來。當然了,在捅過之後也是有一定效果,那些被捅破的地方微微射進些陽光。

陽光落入水藤林之後,很快便灑向地面。地面一亮堂,最顯眼的當然是那些纏在一起的枝蔓。看到這些,李牧春立即想出了辦法。葉子與根是連在一些的,是通過那些密密的枝桿而頂在了頭頂,如果連根撥掉這些根,看他葉子還能在上面浮著。

李牧春認為自己的這個辦法很好,於是便命令越軍趕緊學著他的樣子做。這種做法的確有效,那些根被除掉的水藤林很快不再挺拔,可是發生傾斜,有的向另一側傾倒,不久,密密的傘蓋被打開,露出了敞亮的天空。

李牧春很是得意,認為自己的辦法靈秒無比。隨後便加快了越軍砍水藤林的速度。有的越軍覺的用刀砍不來勁,不如親自下手去撥。效果真是不錯,沒用多大會的功夫,剩下的這二十來個越軍真的把地上的,纏腳難行的水藤林根給清除掉一大塊。

但他們忽視了一個問題,水藤林的葉子要比根多,不僅是多而且還密,已經在天空中形成了一定的份量。如果撥掉一小塊,他們可能會在其它同伴的支撐下堅持一會,如果都除掉了,他們這些沒了根的葉子總要歸根落地的。

果然,李牧春還在與越軍想要完成塊空地的作業時,嘩啦一聲,一大片葉子從半空中落下。

如果看到柱子被人放倒后,房頂是怎麼落下的過程,就等於目前李牧春這些越軍的結局。也只是瞬間,清除水藤林的越軍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時,他們幾乎全都被覆蓋在大片的水藤林下。僅是覆蓋還不算,那些枝枝蔓蔓的藤也纏在了身上。這時候想要脫身,那就得撕掉纏在身上這些東西。

這種結果,連柬國民軍都感到意外。他們在水藤林里住了這麼久,對於這樣捅破天的大舉動,今天還是第一次看到,而且不是他們自己人,是越軍創造的。

吳江龍與這十幾個柬國民軍戰士始終與越軍不離不棄。他們一直隱藏在暗處,借著微光盯著越軍舉動。突然間,他們眼前一陣放亮,彷彿籠罩在天空上的一大塊厚雲層被人猛然扯開,速度之快完全出乎於人的意料之外,轉眼還黑著的天地突然亮了,而且亮的刺眼,讓人不明所矣,不知所終——因為,眼前的水藤林消失了。而且,在他們消失后,越軍也不見了。

正在柬軍發怔發傻不知所措時,吳江龍猛地一聲喊:

「還等什麼,沖啊!」

吳江龍無愧是久經戰陣的人,他能在瞬間的變幻中判決出形式,並且做出正確的決擇。他在水藤林放亮的那一刻,意識到水藤林的塌方把越軍掩埋了,但這種掩埋只是暫時的,水藤林不是山體,沒有多大重量,塌方后能把人砸死在裡面。

不會的,它只是一時的掩蓋,過不了多久便會被人撕扯開,到那時,倒霉的,被人撕碎的,還是他們這些沒有多少韌勁的植物,怎麼能抵的過人的鋼鐵呢!

儘管如此,但他們的密度還是會對人造成一定的防礙,那就是讓你走不了,看不清,遲緩你的速度,浪費你的精力。

吳江龍判斷出越軍被壓在下面的那一時刻,看到了戰機,所以他大喊一聲之後,第一個衝上去,他要在越軍突破這些水藤林之前把他們全都幹掉。

此時如果用子彈射,水藤林下面的越軍死的會更痛快,但同時也會暴露出他們的死亡地點,說不定會有另一支越軍趕過來支援。那樣的結果,吳江龍這些人還免不了會有另一場戰鬥。

如果把這些越軍無聲無息地消滅掉,其結局可能會是另一種可能。

所以吳江龍沒有用槍,而是第一個衝上去,照著那些高出地面的地方,還在動彈的綠葉下,輪起槍托一陣猛砸。

。 「呵呵,年輕人能起來這麼早的着實不多了,小夥子,你不打算學學嗎?」就在這時候,朱亦文呵呵笑道,看向陳宇。

「謝謝朱老,我用不到這個。」陳宇笑了笑。

「你們這些年輕人,真的該注意自己的身體了。」朱亦文看着陳宇道:「酗酒熬夜,對身體不好的,我之所以在廣場公開我們朱家的養生功法,就是心疼你們這些年輕人。」

「哈哈,朱老為年輕一代焦慮,我十分感謝,但不是所有的年輕人,都是像朱老想像中的那樣。」陳宇笑道。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