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最主要的是找到黎三,看他有沒有事。等我跟着紙鶴往迷霧中走去時,忽地,迷霧中出現了一張「神引符。」

我心中一動,趕緊沖了過去,看到黎三沒事後心中鬆了一口氣!

「哼!真他么卑鄙!」黎三臉上陰沉的出水,冷笑出聲!

「沒事,現在正好,等我們出去后,看他們還有什麼話說!」

我拍拍黎三的肩膀,腳下畫起了八卦,等整個人站在乾坤二位上之後,手印齊出,口中咒語頓喝而出!

「乾坤吾在,星月同行;陰陽二氣,速從我令;急急如律令!」

「起!」隨着我猛地大喝一聲,腳下微微一陣顫動,緊接着,迷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逝去。

等到我和黎三走出迷霧,站在墳地上時,馬超和馬雲已經愣在了當場!

「余楓,你……你不是只有登堂的境界嗎?」馬雲極度震驚的望向我說,而馬超已經說不出話。

黎三看着說不出話的兩人,冷笑道:「那是去年!」

他倆沒有震驚多久,反應過來后,自知如今不攤牌也肯定不行了,便陰狠的盯着我說:「呵,真沒想到,我們這些人幾年甚至十幾年都到不了的境界,竟然被你一年就給勘破了!」

我搖搖頭,沒有和他們廢話,直接看着他們道:「說吧,你們作為風水嶺的繼承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馬雲一聽我這話,瞬間冷笑了起來,盯着我說:「繼承人?繼承人到底是誰你不會不知道吧?馬家宅子現在都他么姓黎了,你還跟我說繼承人?」

「再說了,馬家班子算什麼?我根本就不稀罕。」

黎三拳頭握的直響,眼睛死死盯着他們,我看着眼前毫不在乎的兩人道:「這麼說,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在勾結暗中的那些人?」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已經起了殺心,只要他點頭承認,我絕對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勾結外人害死村民,這是得多麼喪心病狂才能幹出來的事情!

馬雲輕飄飄一笑,看着我道:「呵,你終於明白過來了,不過,現在已經晚了。」

黎三一聽這話,頓時氣的咬牙爆發,身體一動就要衝上去,被我一把攔下!

「怎麼?想打我?來呀?」馬雲得意笑着,看着黎三說道。

我擺擺手,不想和他在廢話,直接道:「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

馬雲見我問出這樣一句話,頓時大笑道:「呵!我還以為被我玩了幾個月,你們什麼都知道了,沒想竟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怎麼?很想知道?」

「我去你媽!」黎三見馬雲如此模樣,再也忍不住,暴怒之下,整個人瞬間沖了上去!

我剛想要拉住黎三,可我心中忽然傳來的劇痛,讓我渾身頓時收緊,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

我不明白突然之間為何會發生這種情況,可當我看見黑暗之中走出來的一個人之後,整個人瞬間明白,而我怎麼也不相信,竟然會是她! 為了賺錢,她又得請徐大力給背鍋了!

徐雅尷尬一笑,「我父親在世時,曾給我做過一種甜點。我想做來賣給茶樓等地方做小食。剛開始我不知會賣得如何,但可以先做上一點試試。我就想和奶商量下,看看這買賣可行嗎?」

徐氏感興趣地問:「那得看你打算做什麼甜點了?」

「我打算做琥珀核桃!」

「琥珀核桃?皇城裡,奶倒是聽過也吃過這種點心。太後娘娘曾賞賜給我那上頭管事過。當然,京城裡也有賣這種點心的,可我出宮后回家心切,竟沒留在京城多買些那些好吃的嘗嘗……」

說到這處,徐氏似回憶起了一些京城的往事,但她很快回神。

「你確定自己會做嗎?有的東西不是一看就會的,都有特別的秘方。這種秘方一般不外傳!就像皇城、名酒樓里那些做點心甜品的廚子,他們一般不外傳自己的拿手絕活的。」

徐雅很肯定,「奶,我確定會做。若是收來核桃,我明日里就可做點給你先嘗嘗。你嘗嘗若是可以,我再拿去賣。」

「不用收。前幾日,你栓子堂伯送來些曬好的給家裡,你那時應是在做飯,所以不知道他來過。你堂伯說是給咱嘗嘗的,你直接拿去些做吧。那核桃我放在偏房儲物間了,你做時找我拿鑰匙。」

栓子堂伯這是打著送核桃的幌子,來看他兒子元寶吧?

對此,徐雅心知肚明。

「哦,那我明早就做來。」

「我收養了你后,我還打聽過你爹的事,知道他是個能幹的,買賣做的挺好。可他既然有這方子,當時為何自己沒拿來做買賣?」

徐大力就沒這方子,他當然不能拿來做買賣了。徐雅壓下心虛,故作老實地回應。「呃——我也不知道呢,奶。」

徐氏以為她真不知,便沒多想。這時她又提起教徐雅刺繡的事,可元寶卻鬧起來。

徐氏忙安撫元寶。

元寶一直「嗚嗚」哭著說要吃,他說不來「吃」字,只不停地哭著說「呲」。

廚房裡還需看鍋,徐雅正好趁此脫身。

「奶,元寶餓了,我去看看飯好沒?」

「恩,你且去。我們一會飯桌上再商量這事。」

徐雅「呵呵」笑了下,知道避不過學刺繡這事,只得肚裡做著打算,該如何推卻不學這個。

徐氏學了一輩子才有這本事,那她得學多久啊?

不是她不想學,而是目前她真的準備鑽錢眼裡賺錢呢,沒時間也沒精力學。

到了廚房看鍋的功夫,徐雅又問起系統獎勵的事。

「我之前問你以後都會有些什麼獎勵,結果因進綉鋪子而耽擱了。你還沒告訴我呢!系統,有關於錢的獎勵嗎?我現在可極度缺錢呢!」

若是有錢的獎勵,系統任務為何還讓她去掙錢呢?徐雅對此不怎麼抱希望。

知道接下來會獎勵什麼,但害怕徐雅失望,系統便肯定道:「呃——有!」

「什麼,有的啊!多少錢啊?」徐雅驚問。

接下來的獎勵是書,書中自有黃金屋嘛!

系統無賴又心虛,「不知道。但是,是黃金來著。」

因它一直發出的都是機械童音,徐雅根本聽不出它的無賴和心虛。

「真的嗎?」徐雅激動確認。

「真的。但我真不知道黃金會給多少。」系統越說越理直氣壯。本來就是書中自有黃金屋,想要多少,那得看宿主自己的本事了。它可沒撒謊騙宿主。

比起宿主總拿徐大力對其他人做出的欺騙行為,它老實多了。

「好吧,確認是黃金就行了。一兩黃金十兩銀呢,給我個半兩黃金獎勵,我也可以接受的。」徐雅傻乎乎地笑了。

系統則沉默地不敢再說其他。

本來,它是打算讓宿主給它起個名字,別總系統系統的叫了。

它挺羨慕人類有名字的。

不一時,看肉肝還差點火候,徐雅便打算在廚房再稍等會。接著,她又開始說起自己的為難之處。

「我說,系統,我要做點心生意,可總不能老拿徐大力說事吧?畢竟徐大力在世時會做什麼,都是有跡可尋的。你能給我想個法子嗎?」

是時候展示技術了!縮著的系統冒出頭來,「你找我想法子還真找對了。我告訴你啊,你去書鋪轉一圈做個樣子,我把你會的技能做成一本舊書。你拿著書告訴徐氏,說是自己買的。

然後你試驗出書中的幾種點心,證明自己有做點心的天賦。

再然後,你試驗成功。如此這般,徐氏應是會信了你撿漏了一本書。最後,你就商量徐氏,可以將鍋給徐氏背,對外人就說點心技術是她教的。」

徐雅嘆氣,指出這辦法的疏漏:「你是不是忘了,香草不識字?」

系統:「……」

徐雅開始揭鍋舀飯,自己將疏漏補了:「不過呢,香草不識字,徐氏識字啊!到時候,我就說自己想學識字,讓奶教我識字。我識字時候,就拿著你給我做的舊書去,讓她給我讀方子就成!你給做的舊書可要有圖啊!不然,我沒法問的。香草不識字,但圖總是會看的。」

這時候的字,她看過酒樓行腳店的門頭,還是認識點的。她需儘快學會認字。否則,她一個前世有學歷的知識青年,到這裡反而成了文盲,幹什麼都不怎麼方便的。

「好,沒問題。我大種田系統順應各種時代潮流。這個時代的知識儲備還是有的。我就用如今的寫意畫法給你畫,從而給你做出個有實力的舊書,也讓你傳傳家!」

大種田系統?我沒說你是「天屎爛系統」已經便宜你了!

雖說系統有點用,但對她來說,它也實在夠爛的。

徐雅吐槽后,知道它學了她今天賣腰椅傳家的話,便沒在意地笑了笑。

她這輩子還不知會有孩子嗎?說傳家這話為時尚早了吧?

幫她解決了一個難題,看她心情還算不錯,系統便又忍不住開始抱怨,「你今天賺來的銀子,為何要花出去那麼多呢?我不是嫌你買點心、肉花錢,只是那兩卷氈布可太花錢了。你若不花那錢,將錢交給我存起來,你的任務可就算完成了!」

對此,徐雅還是挺遺憾的,但沒辦法。

「不花不行的呀!我這買賣總要做的吧?人家定製的東西,還有李掌柜要的貨,我都需準備材料做的。不準備的話,我拿什麼給人家做呢?還有,我問你,鄭家二叔的賭債,什麼時候需還呢?」

說完這些,剛才系統說了什麼,她這才反應過來,「恩?你剛才說幫我存錢,那就是說你有空間呀!」

系統得意,「有啊,等你將十兩銀子的任務完成,我升級后就有了。」

徐雅:「……那就是說現在還沒唄!得瑟什麼?」 雷家有一禁術,名為封天遁雷,這術威力巨大,但是人能承受的雷力是有限的,一旦身體負荷不起,那到時候死的,就是自己。

雷龍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能不能承受得起,因為他一次也沒有使用過,但現如今已經沒有太好的辦法,不用他可能就得交代在這裏。

對方有四個,但自己只有一個,而且已經身受重傷,能打贏的幾率很低,他必須用這個禁術來獲勝,不然諸葛昭救不了,自己倒是搭進去了,他可不想死在這裏,更加不想死在妖魔鬼怪手上。

他可是妖魔鬼怪也聞風喪膽的暴君,他如何能落敗?

他決定了,拚死也要用上這個禁術,希望自己的身體可以承受住。

雙面女鬼他們也不傻,雷龍的狀態,他們已經隱隱約約察覺到了,雖然沒死,但也跟剛才判若兩人,重傷之下,殺他比剛才容易,而且他們數量上佔優勢,贏的幾率非常大。

「殺,就趁現在,不要給他喘息的機會。」雙面女鬼說完后,拚命敲打着鬼鼓,跟之前不一樣,她這一次,敲打了十下,而且鼓聲震耳欲聾,非常響亮。

只聽見轟一聲,鼓聲炸裂,無數的鬼氣跟瀑布一樣,直接洶湧而出,然後鋪滿周圍,朝着雷龍壓了過來,如果在他身上炸開,絕對連屍骨都找不到,這已經是雙面女鬼的全部鬼力。

與此同時,一棵大樹化出原形,無數的樹枝爆裂開來,長著一張張人臉,然後朝着雷龍衝去。

檸檬精暴喝一聲,身體長高三尺,然後吐出了九千枚檸檬籽,跟子彈一樣沖向了雷龍。

變色龍妖雙爪一抬,一股妖氣覆蓋了所有攻擊,然後那些攻擊立刻無形了,跟空氣一樣的顏色,好像透明了一樣,根本看不見。

一旦看不見所有的攻擊,如此恐怖的襲擊,該怎麼去躲?

「切,還真有幹勁啊,小東西們!」雷龍握緊了拳頭,乾脆緊緊閉上了眼睛。

他雙指一擺,瘋狂的掐着手訣,黃符一開,咒語默默念著,然後大喝一聲:「雷禁·封天雷咒。」

轟……

一陣響雷,跟下雨時候天空劈的那種,一模一樣,直接震進了妖魔鬼怪的心裏,雷龍渾身起電,雷陰勾起了地火,在他身上漸漸蔓延開,然後可怕的雷光,瞬間炸開,劈得周圍都瞬間裂開了,一股火索導著電光雷鳴,朝着周圍衝去。

轟……

轟……

兩聲悶雷震響,如神獸怒吼,震天怒,狂雷暴,咒訣如電,封天,雷遁!

頓時,周圍的一切化為了虛無,主殿城堡的天花板塌了一塊,骷髏咕嚕嚕的往下掉,然後翻滾著。

雙面女鬼們的所有攻擊,被劈得稀碎,化為了烏有,他們一起發出了慘叫,然後淹沒在雷光中,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雷龍傷勢這麼嚴重,居然還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雷訣。

不消片刻,一切又恢復了平靜,不過傳來了焦味和濃煙四起,雙面女鬼他們全部倒地,身上冒着黑煙,還有電流在他們身上流動着,嘶嘶的響。

雷龍頓時跪在了地上,噴出了一大口血,渾身都麻麻的,好像被雷劈了一樣,他的身上也冒着黑煙,只不過他沒有倒下,他扛住了,不愧是暴君。

現在這四個鬼東西,雷龍只要稍微花上一點氣力,就可以將其擊殺,可他沒有時間管這些玩意,反正他們是不可能再有戰鬥的能力和意志了,雷龍擦了擦嘴上的血,然後跌跌撞撞的朝前面走去。

他必須馬上找到諸葛昭,然後將其救出,不然的話,耗得越久,危險越大,他打了這麼久張青都沒有出來,應該是不在,所以趕快找到諸葛昭撤退是最好的辦法。

可這個暗黑宮殿太大了,他找了無數個房間,就是找不到諸葛昭,他開始狂叫,希望諸葛昭可以聽到,然後回應他的呼喊。

可他叫了許久,都沒有諸葛昭的回應,他開始有些憤怒,將所有門都給踢翻了,但動了傷口,人又吐出了一口血,疼得他跪地哇哇叫。

可就在他抬頭的時候,突然有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他的面前,還帶着面具,雖然雷龍看不見他的臉,但卻感覺這個人無比熟悉。

「你是誰?」雷龍站了起來,充滿敵意的看着黑衣人。

「你不是想救諸葛昭嗎?我知道,跟我來。」黑衣人說着,便扭頭就跑。

這人一開聲,雷龍就感覺更加熟悉了,但他想不了那麼多,直接追了上去,大概幾分鐘后,他追着黑衣人來到了一間房前。

「諸葛昭,就在裏面。」黑衣人敲了敲鐵門,發出砰砰的聲音。

「是雷龍嗎?」突然,諸葛昭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真在裏面,黑衣人沒有騙他。

「是我,諸葛小兒,怎麼這麼可憐,被人關在這裏,還要你爹來救你。」雷龍喊道。

「別打嘴炮,小心,他是成易,他是來要你命的。」諸葛昭說道。

「成易?」雷龍突然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大,然後死死看着黑衣人。

接着,黑衣人脫下了面具,露出了真面容。

「你好啊,暴君,雷龍!」成易笑道,但笑裏藏刀。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