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暮看着黑皇不甘的樣子,搖了搖頭,手中出現一枚玉瓶,裏面是成仙地仙池神液,足夠支撐一段時間。

他自然也希望先天聖體道胎誕生,等葉凡歸來,紀暮就帶他們去成仙地,那裏天地精氣是宇宙中最濃郁之地,適合先天聖體道胎誕生。

葉父葉母知道自己被黑皇算計后,也是出現一絲憤怒,但並未多怪它,畢竟他們也明白黑皇一直找一尊先天聖體道胎繼承無始大帝衣缽。

而且每次提到無始大帝時,葉父葉母總有一種愧疚感。

半個月後,葉凡他們回來了,當他的得知自己母親懷孕時,第一時間就打了黑皇一頓,打的黑皇那叫一個凄慘,牙都打掉了。

但木已成舟,總不能讓自己母親打掉孩子吧,而紀暮提出帶他們去成仙地,葉凡他們也是點頭答應,畢竟為了自己父母和未出世的弟弟或者妹妹。

~

(黑皇:哎呀,我的牙!) 與此同時,進入斗聖遺迹的柳席等人,也並不是那般順利,第一關就是肆虐的空間風暴。

斗聖遺迹,與現實開始交匯,其夾縫之中肆虐的空間風暴,格外的暴虐無常。

第一個進入其中柳席,當即被糊了一臉,逼得柳席立即撐開鬥氣護罩,將足以撕裂斗宗,重創斗尊的空間風暴隔絕。

還做不到完全隔絕,還是讓柳席被撕裂出一臉血痕,身上更是衣袍襤褸,慶幸青焰繼承了三千焱炎火的力量。

柳席穩定自身之後,立即回身將緊隨其後的青鱗,接納到鬥氣護罩之內。

免得青鱗嬌嫩的臉蛋,被撕裂出血痕,若是再像柳席一樣衣裙襤褸,可不就春光乍泄了。

懷裡護著青鱗,正要接過最後進來的紫妍,卻是發現紫妍體表覆蓋著一層紫光,所過之處空間風暴立即平息。

柳席也就不擔心了,不過紫妍眨了眨眸子,然後直接竄進了柳席懷裡,還擠了擠。

懷裡抱著兩個美嬌娘的柳席,可沒有心思感受什麼,見四面八方皆是肆虐的空間風暴,沉聲道:

「紫妍,怎麼走?」

紫妍閉上眼眸,稍稍感受一下,旋即猛的睜開,指著一個方向道:「就在前面,穿過去就是斗聖遺迹內部。」

「好!」

柳席沉喝一聲,腳下一動,帶著青鱗、紫妍化為模糊殘影,朝著紫妍所指的方向暴掠而去。

以柳席的強悍鬥氣,以紫妍對空間之力的運用,不過片刻之後,就穿過肆虐的風暴群落,落在一處古怪的通道之中。

「少爺,小心!」青鱗驚聲道。

青鱗話音還未落下,通道之中的漆黑地板,突然冒出一股藍色火焰,朝著柳席三人暴涌而來。

柳席皺著眉,並未有所慌張,遺迹之中機關重重,這是早有預料的事,更何況還是火焰攻擊。

心念一動,大量青色火焰翻湧而出,就在藍色火焰即將觸及柳席腳掌之時,就將其隔絕在外。

藍色火焰確實神奇,還是奈何不得異火,柳席以異火形成圓形火罩,就讓藍色火焰毫無永武之地。

這時,柳席才有時間,觀察四周的環境,這是一條深長的漆黑通道,四面皆是漆黑的石塊構成,而在通道一邊,還有一條岩漿河流。

「大哥,我已經感受到遺迹之中的寶物,在向我們招手了。」紫妍興沖沖就要向通道深處走去,柳席卻是隨手拉住了紫妍。

柳席正低著頭,看著一邊炙熱翻滾的岩漿,他可是知道,這條通道只是個幌子,真正的通道是在岩漿之下。

「這條通道只是表象,而真正的通道還在這岩漿下面。」柳席輕笑道。

「大哥,你確定?」紫妍驚訝道。

青鱗也是疑惑,這岩漿看上去可不像是假的。

「確定!」柳席認真道。

見柳席如此認真,青鱗不假思索的道:「我相信少爺!」

紫妍也沒有異議,又不是第一次跟柳席闖岩漿,「我也相信。」

「那就……走吧!」

說完,柳席就拉上紫妍、青鱗,掠出地板,來到岩漿上空,隨即一躍而下。

想象之中的炙熱並沒有到來,反而是如同穿過了一層,似是水面般的薄膜,就到了一處廣場一樣的地方。

「岩漿之下,果然別有洞天!

大哥你看,前面就是一扇青銅大門,還有……這不是你的天妖傀嗎?」紫妍睜開雙眼,驚訝出聲。

「走吧!」對這一切早就知道的柳席,並沒有感到驚訝,只是淡淡一笑,就飄然而去。

這是十二具地妖傀,可以結陣,將力量傳輸到一具地妖傀之上,將其暫時變成天妖傀,最高也就是二星斗尊的程度。

在場三人,那個不能輕鬆應對,不過柳席倒是知道,這些傀儡之中的靈魂印記已消,是可以被收服的。

柳席縱身上前,來到十二具地妖傀十丈範圍之內,原本如同白銀雕塑的十二具地妖傀,身上立即亮起璀璨白光。

白光迅速擴散,將其他十一具地妖傀籠罩在內,形成一玄妙陣型,最前方一具地妖傀持槍衝鋒。

白光迅速收攏,盡數灌注於其體內,其身上銀光消散,金光散發,氣勢驟然提升至二星斗尊左右。

破風聲響起,槍尖上亮起森然的寒光,一點寒芒先到,隨後槍出如龍。

柳席對此混不在意,隨手一揮,強悍的氣勁,撕裂虛空,無聲無息,降臨在天妖傀的胸膛。

砰!

天妖傀立即倒飛出去,不止如此,胸膛立即凹陷下去一個大坑,即便如此,天妖傀依舊將長槍緊緊握在手中。

柳席當然知道這些愣頭愣腦的傀儡,只會依照命令行事,根本不管敵人能不能戰勝。

在天妖傀倒飛出去的瞬間,身上金光消散,銀光再現,而另有一具地妖傀正要上前。

柳席靈魂力量立即從眉心擴散而出,洶湧的靈魂力量,將十二具天妖傀覆蓋在內,從其眉心侵入空蕩蕩的腦海。

這裡早已是空無一物,當年煉製他們的主人,要麼是沒有用靈魂印記控制它們,要麼就是靈魂印記,早就隨著歲月流逝,一切都化為烏有。

重新留下靈魂印記,這十二具地妖傀就是成了柳席的所有之物,身上光芒盡數消散,恢復之前的平凡,侍立在柳席身邊。

讓一旁突破斗尊,正摩拳擦掌,準備大展拳腳的紫妍,俏臉上表情一滯,「大哥,你這就將他們收服了?我還準備練手呢!」

瞥了一眼紫妍,柳席輕笑一聲,道:「十二具傀儡加起來也就二星斗尊,以你的力量隨隨便便就可以打爆它們,現在用來探路最是合適。」

說話間,失去十二具傀儡之後,身前的青銅大門,在咔咔的聲音之中,打開一道縫隙,隨即逐漸擴大。

一股彷彿來自遠古的蒼茫氣息,從大門之中瀰漫開來,柳席的嘴角,逐漸掀起一抹笑容。

心念一動,便操縱著十二具地妖傀,朝著青銅門之內暴掠而去,白得的傀儡,被用來探路,就是被毀了也不會感到可惜。

「看了沒有危險,我們也……進去吧。」柳席察覺到與十二具傀儡的聯繫都在,也就不再擔心。

旋即通過青銅大門,呈現在柳席三人眼前的,是一座彷彿連綿無盡的宮殿群落,四通八達的廊道,在這裡比比皆是。

這就是斗聖強者,給自己留下的陵寢。

7017k 「外公……」奚淺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把無雙空間的事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

反正幾個呵呵姐姐都知道她傳承了無雙空間。

果不其然,她一說完,鳳無葯就大發雷霆!

三個舅舅也不例外!

「桑陌,去請老祖……不,我們親自過去。」小七身上的這個勞什子空間,他們不要!

「走!」

鳳無葯站起來,拉著奚淺去了鳳家的禁地。

其他人也跟上。

到了禁地,很容易就見到了鳳老祖,他看到奚淺的那一刻,還來不及高興,就發現了不對。

「小七,過來我看看。」

奚淺依言走過去。

「是誰?!誰在你身上用了附屬之力!」鳳老祖一怒,身上的氣息就不自覺的泄露了出來。

幾個小輩瞬間呼吸困難!

「老祖,是無雙上尊!」此時的奚淺,就是一個和家裡長輩告狀的孩子。

她心裡的委屈冒了出來。

無雙上尊的那兩個條件,對她來說猶如登天!

還是必須要完成的那種,且當初根本沒有給她選擇的餘地和機會。

怪不得當初契約無雙空間的時候,那麼迅速!

簡直讓人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他不是死了一萬多年了嗎?還不消停?」鳳老祖皺眉。

無雙空間內的戰無雙:「……」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一到鳳家,這丫頭就把無雙空間和外界的連接通道打開!

敢情目的在這裡啊!

「就是這樣他才能坑我,老祖,是這樣的……」奚淺又把事情重複了一遍。

鳳老祖越聽臉色越差!

最後,臉色直接沉了,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

「小七,你別急,我看看再說。」

隨後,鳳老祖就認真的查看起奚淺的情況來。

半晌后,他臉色雖然沒變化,但奚淺發現,他的眼神狠狠沉了一沉。

心裡就明白了,這事情,沒有轉圜的餘地了。

「老祖,我知道怎麼做了,你別擔心。」

她心裡有準備的。

其實她最心煩的,就是這兩個條件里,還有一個,就是必須完成後,才能飛升仙界!

這就是說,她儘力都不行,必須完成!

「戰無雙呢?還沒消散對吧,我現在就送他灰飛煙滅!」鳳老祖說道。

眼底深處瀰漫起殺意!

哪怕不是對她們的,幾個小輩也呼吸困難。

而無雙空間內的戰無雙,臉色扭曲了一瞬。

「該!」九尾狐咋了他身邊幸災樂禍。

反正他自己已經在這兩年裡,勉強取得了那丫頭的認可。

戰無雙這貨,他就管不了了!

「你好自為之吧,大乘期的強者,夠你喝一壺的。」

在九尾狐幸災樂禍的眼神中,本來還在外界的鳳老祖突然出現在無雙空間中!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兩個時辰后,他再出來,戰無雙已經奄奄一息了!

原本凝實的身子變得虛弱透明!

「嘖嘖,你如今還真是弱,同階強者竟然能完虐你!」九尾狐蹲在他身邊。

戰無雙差點被氣得當場去世。

「九吟!你……咳咳,特碼的能不能閉上你的臭嘴!」

再說下去,他懷疑自己真的要提前消散了!

「我就不閉,就不閉,你能奈我何?哈哈哈……你咬我啊!」九尾狐,哦不,九吟對著戰無雙做了個誇張的鬼臉。

戰無雙終於體會到了惡劣之人是什麼樣的。

他捶胸頓足,卻不知道,自己當初對別人比這個惡劣多了。

無雙空間內,兩人活動的地方有限,特別是戰無雙,他眼睜睜的看著九尾狐離開,氣得七竅生煙。

外界,鳳老祖出來,臉色依舊不好。

「老祖,真的沒辦法解了這個契約嗎?」鳳無葯不死心。

「辦法是有,強行破除!」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