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武青柔的笑容依舊嫵媚動人,但陳天龍卻敏銳地感受到一股「殺氣」。

「咳咳。」

海東青立馬清了清嗓子,將目光從迷人的黑白劍客身上挪開,投到了陳天龍身上,認真地道:「陳老弟啊,這茶不錯,八千塊錢一斤的金駿眉,你可得好好嘗嘗。」

看着海東青這妻管嚴的模樣,陳天龍險些一口茶水噴出來。

不過……對於沒結婚的陳天龍而言,被深愛的人管,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陳天龍忍不住想到了紀秋水。

等自己的三個任務完成,也就到了和紀秋水完婚的時候了。

秋水,已經等自己很久了啊。

妞妞那孩子,也又長大一歲了啊……

「這位邰少星邰兄,乃是來自天堂島的朋友。」

這時,武訓又開始介紹。

而隨着武訓介紹完后,場間所有人都發出一陣驚呼聲。

眾人的驚呼聲,引起了陳天龍的詫異。

眾人既然對「天堂島」擁有這麼大的反應,那就說明,天堂島在古武界擁有非同尋常的地位。

怎麼自己竟然從來也沒聽說過?

更重要的是,百花齊放中介紹了古武界各大門派家族,卻唯獨沒有提到過天堂島。

倘若天堂島真的強大如斯,擁有非同尋常的地位,《百花齊放》中怎麼可能沒有半點介紹?

陳天龍皺了皺眉,沖着海東青低聲問道:「這天堂島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海東青看了陳天龍一眼,神色複雜地道:「天堂島,應該是全世界……最亂的一個地方了。」

「最亂?」

陳天龍挑眉道:「比西南戰區還亂?」

海東青搖了搖頭,道:「天堂島是一個獨立在公海上的小島,那裏沒有任何規矩,不受任何國家法律管控。」

「更重要的是,那裏的人,全都是從古武界中逃竄出去的強大武者,這些人要麼招惹到了惹不起的仇家,要麼被龍組執法者追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甚至聽說,最窮凶極惡的海盜、被各國追殺的恐怖組織,以及國際殺手排行榜上最神秘的第一殺手,全都住在那個島上。」

「你想一想,天堂島匯聚着數不清的罪犯,而且每個人都很強大,那裏又沒有任何規矩和法律……」

「聽說,天堂島的每一條街道,都是被血洗過的,整個天堂島殺氣衝天,血腥味十足,能在那裏立足並活下來的人,每一個都是背着無數條人命的頂級魔頭!」

「即便是聖殿,也不願輕易招惹能在天堂島立足的恐怖勢力……」

聞言,陳天龍立馬咋舌不已。

他沒想到,公海之上竟然還有這麼恐怖的一個小島。

這個小島,着實可以稱得上是失落之城、血腥之地了。

那才是魔頭匯聚的地方啊!

怪不得眾人聽說這四人來自天堂島,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而這如同地獄一般的地方,不叫地獄島,卻叫天堂島,又何嘗不是一種諷刺呢?

陳天龍不由自主地打量了邰少星一眼。

邰少星是一個身材樣貌,都很普通的男人。

但他長相越普通,他本身就愈發不普通。

一個普通的人,怎麼可能在天堂島立足並活到現在?

他這次願意冒險回到國內,看樣子和武家關係不一般。

似乎感受到了陳天龍的打量目光,邰少星忽然扭過頭來。

這一剎那的目光對視,殺氣瞬間升騰!

…… 他的兒子……就這麼死了!

而且,還是在地盤附近,被人殺了!

這,是何等肆意妄為!

根本,沒將他巫蠱門,放在眼中啊!

而,此刻。

一旁的江長老,面色凝重起身。

「門主,對這秦蒼穹,我似乎有些印象…」

「此前少主,一直派人前往江南,試圖針對襲殺秦蒼穹,以及他的家人。」

聞言。

黃霸天,還沒開口時。

一旁冷冷聲音響起。

「怎麼,我巫蠱門殺不得人么?」

聽到這句話。

江長老,頓時勃然大怒,豁然轉身看來!

「金長老,我可沒說這種話!」

聞言,金長老只是冷笑,拱手看向黃霸天,「門主,這件事,金某必不會袖手旁觀!」

「不像某人……哼!」

兩人關係不和,由來已久。

四周弟子,都是噤若寒蟬。

而,此刻。

江長老眼中恨意滔天,指尖一彈,頓時有一縷黑氣悄然而起。

朝著那名長老,飛快蔓延而去。

「夠了!」

黃霸天帶著怒意的聲音,轟然響起!

他長袖一拂,空中那一縷黑芒,頓時消散開來。

唰…!!

金長老這才看到,頓時後退了半步,驚怒交加!

「赤煙毒?你他嗎瘋了!」

他的額頭,都是浮現出了一絲冷汗!

這種毒劑,簡直…歹毒至極!

光是那一點,就足以讓人渾身脫水,體內脹氣,最終爆炸而死!

沒想到。

光是一句話口舌。

對方,就已經起了殺心!

尤其是他,根本就沒有發現對方的手法!

「哼!」

江長老冷哼一聲,負手站在一旁。

而,此刻。

黃霸天森然的聲音,彷彿從地獄中響起。

「好了,還沒報仇……若是再有此等內耗行為,休怪老夫殺人了!」

聞言。

兩個長老,都是面色微變。

「是,門主。」

經歷了剛剛的那一幕。

現場弟子,都是噤若寒蟬,誰也不敢開口。

而,此刻。

黃霸天,眸光深邃森然,掃視四周,「派人,立刻搜查秦蒼穹的蹤跡……!!」

「金長老,你此行帶隊,前往錢江,將他的家人都給殺了!」

話語聲中,帶著騰騰殺氣!

巫蠱門,向來就以刺殺,而名動天下。

綁架這種手段,從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以暴制暴,才是巫蠱門,綿延數百年的宗旨……!!

而,也正是如此。

才會讓那麼多黑暗勢力,為之忌憚。

這,就是一群瘋子,哪怕拼個你死我活,也要不惜出手…!

「是!」

金長老冷冷看了江長老一眼,轉身朝著門外而去。

而,他的身後。

赫然,有十幾名弟子,快步跟上。

這,簡直…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