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斯……」

韋恩詫異地看著安斯,沒想到他竟然想了這麼遠。 「做這種事的人,有我一個就夠了!」安斯握緊拳頭,信誓旦旦的說道。 […]

「你們幾個不用妄加揣測了,我的確不是天王。你們來這裡的目的,我也很清楚。想要藉助元始魔帝的手,我勸你們就不要再想了。即便他蘇醒過來,估計第一件事也是先行解決眼前的你們。趁著他還在沉睡,你們趕緊離開這裡吧!」

「閣下之言未免太過聳人聽聞,我等皆為魔族,元始魔帝大人若是醒轉,我等自然是他最衷心的部下,他怎會想要擊殺我等。 […]

是一滴血!!!

葉慕汐開始慌張了起來,頭頂上不斷有血滴了下來,血流速度越來越快,葉慕汐變得越來越慌張。 葉慕汐不知所措地將頭抬 […]

北條誠頓時自信點頭。

「只要是個正常人都能……」 清水熏下意識地就要嘲諷他,但是話還沒說完她就像是想到了什麼,聲音戛然而止,她在黑絲 […]

唐三已經懵逼了。

救命之恩? 教皇? 小舞跟她母親? 這都啥跟啥啊? 誰能給他解釋一下這都啥情況啊? 「小舞,你這是… […]